知识改变了命运
2018-03-02 16:47:00   点击:

长治 武焕南

  我生在武乡县上司乡兰家垴村,是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幼年丧母,父亲又在外打零工,家中兄妹六人,哥大弟小,上有三个姐姐年龄也不差上下。兄姐妹六人整天过着无人照看,打打闹闹的凄苦生活。更不幸的是日本鬼子又不时的进村扫荡,弄得我们雪上加霜。靠着哥姐的背小拉大,东躲西藏,才逃过一劫。好不容易盼来亲人共产党八路军,生活才有了安定。但毕竟家穷、人多、又没大人看管,只能靠哥哥姐姐们每天忙忙碌碌的打里照外的吃苦精神,日子才勉强过下去。至于上学,就更不用想了。兄妹六人中,只有我一人进了学堂,靠着哥姐的自我牺牲精神,才一路成全我,从小学、到高小、中学,直至大学毕业分配工作。

  我已快到髦耋之年,对人生不敢说大彻大悟,但急想回过头来,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看看我这一生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也好警示自己,提高自己的晚年生活,对自己也算是一个交代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去的许多精力都淡忘了,唯独对高小、中学阶段的三段经历记忆犹新。记得上高小的时,什么都是自负,取暖的柴火也得自己打理。我村到一高有二十多里路,中间还隔着一条关河,一次,因家里人忙于收秋,我一个人带着米面独自上路,脱光衣服把米面和衣服架在脖子上过河,一个波浪打来什么都飘走了,所幸,松庄进城卖菜的大叔救我上岸,钻在玉角地里直至天黑才出来,回到了学校。第二次是高小毕业要去长治考师范,那时大车(马拉车)就是唯一的交通工具。我和邻居相跟走了两天,才到了襄垣城,坐上大车第三天里才到了长治,真是又累又饿,次日就参加了向往的师范招生考试,本来我是班上的优等生,高小毕业第二名,却名落孙山,我好难过呀。所幸,武乡续招初中,才进了武乡一中。第三次是保送沁县高中。我家离沁县城有五、六十里路,平常我一个人不敢回家,只有在寒暑假才能回一次家。一次回家,从檀山走了一路也没碰见一个人,赶黑才到了山脚下的周家庄,幸遇好心的小学教师借宿,第二天才回家。对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家来说,这三次的冒险经历真有些后怕。

  上大学时情况就完全变了,我学的是师范教育,一不被生计奔波,二方面农村的穷孩子每月还有三元钱的助学金。似为母亲的大姐,也随姐夫在太原生活,我不觉孤单,每星期日都是在大姐家度过。每年的大学生活,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1963年我分配到晋东南地区教育局工作,每天跟着局领导到各县中小学做视导工作,诸如听课检查督促指导学校工作。一年后又调到沁县师范教导处兼代现学教育学课程。66年文化大革命,随红卫兵第四批大串联时有幸受到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接见。文革时我没有选边站队,和西派学生和平相处,72年3月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两年之后又借调到沁县县委整党办公室协助工作,直到78年7月调到太行中学图书馆工作。87年评职称时,我本应自动上高级,但命运不济,山西职称改革办公室一个土政策:“中学图书馆不设高级职称”,只评了个馆员(中级)。我很不开心,立即申请代课 当于政治课的“中学生学习方法”课,直接指导学生学习各门功课,扩大了学生的视野,增长了学生的学习兴趣,提高了学生的成绩,受到了学校的好评,终于在95年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

  在搞好图书和教学的同时,在87年—93年期间在晋图学刊和师专学报上发表《为中学图书馆事业大声疾呼》、《图书采购的必备素质和注意事项》、《读者目录工作之管窥》和《图书业务 》。为了配合教学,在师专学报和长治日报上发表了《个体工商户不是企业》、《为什么 剥削阶级人生观的核心》和《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突出爱国主义教育》这对加强课外阅读,掌握学习方法,为中学生学习各门功课,提供了保证。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家的六兄妹有四个是国家工作人员,就是没工作的大姐武改兰,也随姐夫和已参加工作的四个子女,在大城市生活了七十多年,于今年2月27日(农历二月二)寿终正寝,享年92岁。我特别感激她怀念她。我只有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保持革命晚节,以报答国家和亲人。

上一篇:党员干部必须把“不忘初心”放在心上
下一篇:让红船精神绽放时代光芒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