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马太行出奇兵

——伟人邓小平在武乡参与部署和指挥的几个战役、战斗

2008-07-24 09:15:29   点击:

  ……我们在太行山上,

  我们在太行山上,

  山高林又密,

  兵强马又壮。

  敌人在那里进攻,

  我们要他在那里灭亡……

  1938年春,伴随着这雄壮激越的歌声,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出任129师政委,挺进太行山区,与刘伯承师长一起指挥抗日游击战争,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

  在八年抗战中,他历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委员、太行军政委员会书记、太行军区政委(兼)、中共中央北方局太行分局书记、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七届中央委员、晋冀鲁豫中央局书记、晋冀鲁豫军区政委。特别是1943年以后,在彭德怀、刘伯承及大批党政军领导人调往延安学习的情况下,他主持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129师和晋冀鲁豫区党、政、军的全面工作,领导全区军民奋斗不息,欲血奋战,开创了太行、太岳、冀南、冀鲁豫等敌后抗日根据地,在我国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在他七十多年伟大光辉波澜壮阔的革命生涯中,就有整整十个年头在群峰壁立的太行山度过。

  当年,曾是八路军总部和129 师师部所在地的武乡县,正位于这太行腹地的千山万壑之中。这里的山山水水,无不闪耀着伟人的光辉足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铭记着伟人的丰功伟绩……

  设 伏 神 头 岭

  1938年1月5日,中共中央决定,八路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接替张浩任129师政委,并于18日到当时的师部驻地辽县(今左权县)西河头任职视事。此时,129师主力已在邯(郸)长(治)路以北集结,侍机出击邯长公路上的日军,以破坏108师团西进补给线,策应晋西八路军主力作战。3月5日,邓小平政委、刘伯承师长和徐向前副师长,率师部翻越武乡岭(板山),到达武乡韩壁村386旅旅部驻地,和陈赓旅长一起研究作战方针,并派员侦察敌情,了解地形。6日,以营召开党员大会,以连召开军人大会,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动员,邓小平到771团,刘伯承到772团,徐向前到补充团。3月8日,得到2000余日军由临汾向太行山开来的情报时,刘伯承当即带李达参谋长南下,到邯长大道上的潞城一带察看地形。10日,刘伯承回到师部,与邓小平、徐向前研究,决定以“攻其所必救,歼其救者”的战术,佯攻黎城,引潞城之敌出援,在神头岭予以伏击;作战方案同时上报总部朱彭总副司令。12日,根据朱彭总副司令电报指示,邓小平、徐向前到总部汇报工作,刘伯承赴前线指挥神头岭战斗。16日神头岭一战,歼敌1000余人,俘敌8人,缴获长短枪550余支,击毙与缴获骡马600余匹,日军统帅部称之为“典型的游击战”。这是“吸敌打援” 最好的战例之一,同时也是邓小平到任后参与部署的第一个著名战斗。

  激 战 响 堂 铺

  日军遭受重大打击后,为确保邯长大道运输线,在黎城以东的东阳关增设据点,加紧运输,以支援晋南、晋西日军向黄河渡口的进攻。1938年3月24日,朱德总司令在沁县小东岭召开东路军将领会议,通知刘伯承师长参加。在刘伯承赴会之前,邓小平和他及徐向前就研究了敌情,决定在邯长大道上再打一次大仗,袭击日军运输线,以牵制日军向晋南、晋西的进攻。之后,刘伯承参加东路军将领会议,邓小平坐镇师部,徐向前到邯长大道上察看地形。两日后,徐向前返回师部,邓小平与他研究,决定在黎城响堂铺设伏,袭击由黎城经东阳关过响堂铺之敌。26日,邓小平率师部从韩壁出发,经西营、下良,进驻晋豫交界处的佛堂沟,徐向前将前沿指挥所设在响堂铺路北后狄村的小山坡上,并一起到769团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作战斗动员。31日上午9时,响堂铺战斗打响,激战两小时,烧毁敌汽车180辆,缴获步枪300支,轻重机枪10挺,迫击炮4门,弹药甚多。下午5时,日军出动飞机轰炸,邓小平、徐向前率部转移至秋树垣一带。在这次战斗中,参加东路军将领会议的100多位将领,应朱总司令的邀请,一直站在黎涉公路上的一个叫后秋峪的山头上观战。他们看到战斗的胜利,无不交口称赞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响堂铺战斗,是伏击战斗的典型范例之一,也是邓小平到任后直接参与指挥的第一个著名战斗。

  急 袭 长 乐 村

  1938年春,自长生口、神头岭、响堂铺“三战三捷”后,日寇深感太行山对他的威胁太大,遂出动重兵三万,分九路围攻晋东南,妄图以“分进合击”的手段,一举歼灭我八路军主力与首脑机关,摧毁初创的晋东南抗日根据地。为粉碎敌人的九路围攻,朱德于4月4日以东路军总指挥的名义,向所属各部通报敌情,要各部紧急动员,作好反围攻准备,并确定了“以一路兵力钳制多路敌人,集中主力击破一路”的反围攻作战总方针。因129师是日军围攻的重点,所以朱彭总副司令特别要求刘邓首长要做好反围攻的充分准备。11日晚,邓小平于和顺赶回辽县桐峪镇师部,和刘伯承、徐向前共商反围攻作战。15日,刘伯承、邓小平奉总部命令,亲率129师主力与115师一部,由辽县桐峪星夜赶至武乡西北的东、西黄岩与东、西胡家垴一带,师部驻长庆凹。16日晨,刘伯承、邓小平在合德甲师临时指挥所,指挥771、772、769、689四个团的兵力,对在榆社扑空,沿浊漳河东窜的敌108师117连队,实施平行追击,在长乐、里庄、马庄十华里长的漳河谷地,以急袭的手段围歼该敌。血战竞日,歼敌2200余人,并击退东返的援兵。我叶成焕团长以下800将士壮烈殉国。之后,各路日军纷纷回窜,刘伯承、邓小平又指挥所部,乘胜追击,连克18 座县城,将日寇赶出晋东南,为创建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我军向冀南、豫北发展创造了条件。20日,邓小平、陈赓陪朱总司令在八路军总部驻地寨上村参加祝捷大会和接见作战部队后,连夜赶回师部。

  反 击 朱 怀 冰

  1939年后半年,国民党顽固派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进入1940年后,时局更加恶化。1940年1月12日,邓小平参加了中共北方局在王家峪驻地召开的扩大会议,讨论了统一战线与反磨擦斗争的策略和政策,强调执行自卫原则,对来犯者坚决打击。为使广大指战员,特别是各级干部站在全局高度认识当时妥协、投降的反共逆流,提高抗日反顽的自觉性,129师召开干部大会,邓小平作了《关于目前形势的报告》。他在分析目前出现反共逆流和妥协投降危机的原因后,指出:“中国今天的抗战,正处在十字路口,,正在激烈斗争中,时局尚未最后绝望。我们的任务是争取时局好转。我们全体指战员和根据地的干部,都应该有高度的警惕性,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到来的突然事变。突然事变可能有两种形式:一是全国下大雨,一是部分地到来。无论那种突变,我们仍然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立场。”在王家峪总部向朱彭总副司令汇报时,邓小平说:“朱怀冰是进攻我们的急先锋,根据目前顽军态势,我们的作战意图应该是:集中主力歼灭朱怀冰部,监视鹿钟麟和孙殿英部,尽可能争取他们中立。”朱彭总副司令同意他的策略,命令刘伯承坐镇师部,邓小平指挥反顽战役。3月5日至8日,邓小平亲赴前线指挥,以13个团的兵力,在磁(县)、武(安)、涉(县)、林(县)地区,一举歼灭“磨擦专家”朱怀冰3个师约13000余人,打退了国民党顽固派的第一次反共高潮,挽救了抗战危局。反顽战役结束后,邓小平进驻黎城。4月11日,中共中央北方局在北社和东西黄须召开了太行、太岳、冀南高级干部会议。会议由邓小平主持并作了重要报告,提出建党、建军、建政三大建设与积极打击敌人“囚笼政策”的任务,明确了晋冀豫区转入深入巩固的建设方针。

  破 击 白 晋 路

  1940年7月,日军占领长治,打通了白(圭)晋(城)线。白晋铁路,是太原日寇大本营向我上党地区运送军火物资的补给线。日寇以白晋线为界,把我初创的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分割为太行、太岳两大块,企图以恶毒的“囚笼政策”,摧毁我抗日根据地。 1940年4月6日,邓小平听李达汇报敌修筑白晋铁路的情况后说:“敌人是要用白晋铁路把晋东南劈为两半,将来再修一条从临汾到邯郸的铁路,把晋东南划成‘田’字形。”邓小平还说:“为了让全区军民对这点有足够的、清醒的认识,我看可以提出五个字的口号:‘面向交通线’!”当刘伯承完全同意邓小平的意见后,邓小平又接着说:“可以定下来。我和蔡树藩同志先草拟一个破击白晋铁路政治训令,还要强调几条纪律……”5月3日,刘伯承、邓小平发布了《129师白晋路北段战役计划》,提出此战役任务是:协同民众连续破击铁路,搬完铁轨,烧完枕木,炸毁桥梁涵洞,打断敌人修通白晋铁路的企图,坚决消灭大队以下由据点出击之敌,夺取与烧毁敌人的军用品,救出、争取修路工人。为打击敌人的“囚笼政策”,刘伯承、邓小平亲自部署和指挥了白晋铁路北段大破击战役。5日,战役打响,师部当夜进驻西周村,6日又迁至南关附近的前庄。因战役部署正确,组织严密,破袭突然,激战两昼夜,占领敌武乡南关兵站等咽喉要地,歼敌1000以上,解放路工2000多人,破坏铁路公路200余里,大小桥梁涵洞300余座,搬运回铁轨1000余根,缴获炸药1000余箱,各地参战民众30000余人,武乡5000自卫队和民工支援了这场破击战。白晋战役后,刘伯承、邓小平在谭村召开了营以上干部会议,总结了白晋战役,召开了祝捷大会。白晋战役不仅取得了打击“囚笼政策”的重大战果,而且创造了破击战斗的经验,拉开了“百团大战”的序幕。

  强 攻 关 家 垴

  1940年7月上旬,八路军总部左权副参谋长,向刘伯承、邓小平传达了彭德怀副总司令关于彻底破坏正太路,截断敌人交通线的设想后,邓小平说:“这个设想我看行,可以这么干!”并当即吩咐师参谋长李达说:“打破敌人‘囚笼政策’,这一着棋太好了,彭总设想的很好。在正式命令下达之前,一切战役准备工作可以提前搞。这个大仗,越快越好。”7月19日,邓小平在129师指挥员会议上,简明扼要地讲了执行朱彭总副司令作战命令的重要意义,他说:“对正太路破坏的越彻底,我们就越主动。这一仗必须打好,坚决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克服投降危险,振奋全国军民抗战胜利信心,提高我军战斗力。”他还特别提出:“这个战役打好了,不仅对推动全国抗战,提高有志人士坚持抗战的信心有重大意义,而且对国际反法西斯的斗争也会有重大影响。”8月20日,总部向华北我军下达作战命令。刘伯承、邓小平指挥师129师部队,在正太线上的榆次阳泉段发动攻击,先后克复芦家掌,大战狮垴山,激战卷峪沟,并亲自指挥了攻打阳泉以西的桑掌、阳泉大桥的战斗。9月23日,百团大战第二阶段榆(社)辽(县)战役发起后,邓小平亲自指挥129师主力,在狼牙山伏击敌军,击退日军增援榆社城的部队。9月24日至10月3日,邓小平参加了在砖壁村召开的中共北方局高级干部会议,会议进一步贯彻黎城会议精神,保证了百团大战的彻底胜利。940年10月6日,日军在“百团大战”第一、二阶段遭受重创后,对华北地区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扫荡”,百团大战进入第三阶段的反“扫荡”作战。11月4日,日寇纠集重兵两万,对辽县、涉县、武乡一带的中共北方局、八路军总部、129师所在地发动了大规模的报复“扫荡”。此时,师部移至武乡东部山区的刘家咀村。11月25日,刘伯承、邓小平在广志村召开了高级军事干部会议,部署“反扫荡”作战。28日,率师部人员连夜行军到达宋家庄,每人发步枪一支,准备人自为战。29日,东犯黄崖洞之敌在蟠龙遭769团侧击后,窜至关家垴高地。刘伯承、邓小平与与彭德怀在石门村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关家垴战斗后,冒雨赶到东庄、三角坡高地指挥战斗。当时后勤发生困难,邓小平便亲自召开地方干部会议,动员群众运送给养,抢救伤员,保证了战役的顺利进行。战斗打响后,陈赓旅长看到部队伤亡很大,心里十分着急,电话请示师部撤出战斗,另找战机歼敌时,邓小平在电话里严肃地对他说:“全局!全局!一定要顾全大局!要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把关家垴拿下来!打大仗不可能无伤亡,关键是要把火力组织好,一鼓作气,减少伤亡!”陈赓听了表示坚决服从命令,毫不犹豫地继续指挥部队反击。邓小平以他那绝对的权威和我军铁的纪律,保证了关家垴歼灭战的彻底胜利。关家垴一战,歼敌冈崎大队700余人,毙敌中尉大队长3名,中少尉军官各4名,缴获轻重机枪20余挺,步枪500余支及大量军用物资,胜利地结束了敌人的疯狂“扫荡”,予敌重大打击。我军在此歼灭战中也负出了沉重的代价。关家垴战斗后的11月3日,刘邓首长指挥129师主力与总部特务团,在西营、东堡、堙里、大陌一线与合击总部之敌展开激战,掩护总部向辽县五军寺一带安全转移,史称“砖壁保卫战”。12月5日,历时三个半月的“百团大战”胜利结束。邓小平曾著文评价道:“百团大战给了晋冀豫边区各方面工作以最大的考验,也给了129师以最大的考验。百团大战证明了晋冀豫边区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以及党和群众工作上,都有了相当的基础,足使敌伪胆寒,足使全体军民具有充分的信心走向抗战胜利的道路!”巍巍太行—— 一座高耸入云的历史丰碑;滔滔漳河—— 一首永远唱不完的伟人颂歌!

  二零零四年八月

  通讯地址:山西省武乡县文物管理所

上一篇:深切缅怀伟人邓小平
下一篇:毛泽东看好纪登奎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