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饭
2018-06-07 15:21:00   作者:北京 王蔚蔚    点击:

\
  和(huo)子饭,是母亲老家武乡的叫法儿,父亲老家晋城好像称类似的饭为米淇。

  吃和子饭是我童年记忆中最痛苦的事,因为我太不爱吃了。母亲将小米入锅先煮一会儿、然后下土豆、南瓜、嫩豆角、红罗卜等应季蔬菜,瓜菜近熟时下入面条,面菜都熟后用饭勺在火上将油烹热,放入葱蒜炸香,“嚓”地一声炝锅,搅匀,最后加些酱油、盐和老陈醋。母亲的高声招唤吃饭了,就是我难受的开始。要是父亲,他会大声说:吃饭,米淇儿!

  父亲总爱按照晋城习惯在米淇后加个儿音,叫成米淇儿。我因为不喜欢吃,所以恶搞为“肚脐儿”。

  我讨厌和子饭,讨厌米淇儿,总嚷嚷着别吃“肚脐儿”行不行?对爸妈那么频频做和子饭特别不理解,也恼的很。吃米饭、炒菜才是正宗的饭呢!很长很长时间就这么拧巴着…

  然而,文化大革命的开始将一切都改变了。史无前例,轰轰烈烈,每个人的命运每个家庭的命运都瞬间跌入漩涡中。我们家也如此,去干校的去三线的去边疆的,一家人分崩离析。姐姐最幸运,进了工厂。和子饭从此在我家销声匿迹。都再回到京城时,我们都工作了,在家里有了绝对话语权。随着以后的人生起伏跌宕和职场拼搏,工作和生活的快节奏及职务劳累让我没时间忆起吃“肚脐儿”这回事,以致完全彻底忘掉了和子饭。这一忘就是近五十年,直到2015年暮春我才再次邂逅和子饭。

  2015年暮春,我人生第一次回到母亲老家武乡,寻根,寻找父母的革命足迹。

  在县委招待所住了一天,对唯一的一顿晚餐,我谢绝了所有一切外出和活动,不知怎地,就想静静的自己独处。县委招待所餐厅的菜单和菜品也如同家乡人般质朴,我翻了翻,都是典型的山西农家菜,极平实。“忽”地,和子饭三个字跃入眼帘,电击般,我瞬间想起了遥远的小时候吃“肚脐儿”。鬼使神差,毫不犹豫,点了和子饭,还点了什么我现在一点儿都记不起了,只记得和子饭吃得我热热的暖暖的撑撑的。县委招待所的和子饭应该比我母亲做的要更加正宗,里面的食材除了应季菜外比我家的还多放了豆芽、豆腐等,汤汤水水一大海碗。我这么羸弱的老人,胃肠又不好,竟将那么一海碗吃的所剩无几,意犹未尽,很香很美味,觉得比我吃过的法式大餐、鱼翅燕窝等奢华菜肴顺口多了,胃肠很熨帖。小时候的厌恶跑哪去了?吃“肚脐儿”的闹脾气跑哪去了?不可否认,和子饭依旧是很土的民间饭,但经历过天堂、地狱的历练,走南闯北,叱咤风云后,褪去浮华喧嚣回归平凡的我丝毫没觉出它土,反而感到很亲近,很真实,是真正的人间烟火。和子饭就这样在半个世纪后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重新走回我的记忆。

  小时候,为了调动我吃饭尤其吃和子饭的积极性,让赢瘦的我壮实些,父亲对我这个抗美援朝归来后出生的孩子格外偏袒,常常开设现场奖励,听话吃完,就会得到一毛钱、两毛钱或五毛钱奖金。六十年代初在北京,一个人一个月十五元钱就能过上很滋润很体面的生活,相比,两毛或五毛钱是笔不小的财富,能办很多事。得益于父亲的奖励,五年级时我就在家门口的储蓄所开设了人生第一个银行存折,虽然钱不多,最高也没超过十五元,但存几毛取几毛的理财频率极高。好在那年代银行存取款人不多,人们普遍都不存钱,柜台后的阿姨知道我们在附近住,很熟识,存几毛就像现在存几万一样热情对待你,绝不欺负小孩儿,还会叮嘱你:拿好了,别丢了。父亲绝没想到他那时的奖励以及鼓励我们别乱花钱,要响应国家号召积极储蓄,竟无意识地诱发了我这个晋商后代(爷爷是布商)体内深处资本基因的活力,并格外发达地孕育生长,以致我长大后没如期当上父亲希望的医生,而学了金融,运筹帷幄,努力摘取资本运作皇冠上的明珠。

  那夜,我久久没能入睡,幼时的一幕幕都回到眼前。父母那么爱吃和子饭终于有解。父母都少小离家参加革命,跟随共产党浴血奋战南征北战打天下,至亲的早亡让他们没有机会在全国解放后再能回老家省亲,孝敬爹妈,而家乡饭里有他们对故土的眷恋,和子饭、拨鱼儿、抿圪蚪里有他们和先祖欢乐过往的童年,或许还有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为他们做这些饭的身影…。

  其实人就是这样,很简单,即使荣华富贵至极即使走到天涯海角,都无法改变自己的根,你总会想起或说起自己是哪儿哪儿的人。哪儿哪儿的人就是根,根像风筝的线,就这么不远不近不紧不松地牵着你。而对多数人来讲,根的教育和传承就在日常的一碗饭一滴水一句话中!正是父母的言行喜好让孩子们在耳濡目染中牢牢记住了自己的根在哪里,祖先在哪里,以致一生故土烙印无法抹杀,味蕾无法改变。你出生时父母就给了你了,已先天融在血液里了,即使你没回过老家,也会在某个时点或蓦然回首时发现自己身上根的印记,味蕾也总是把最美味最顺口的饭的排行榜第一位留给家乡饭和爸爸妈妈做的饭,让你一辈子惦记着。

  如今,吃农家饭更多地成了年轻人旅游时的吃稀罕吃风情,而我还是希望在吃和子饭中品味故土的亲近,回眸爸妈的身影。县委招待所的这碗和子饭帮我重拾起早已遗忘的少年时期一段珍贵记忆,更显超值美味。

  五洲四海都遍布了中国人的足迹,可无论走到哪儿,是否入了外籍,无论是否有钱,都改变不了你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中国是我们的根,祖先的故土是我们的根。心系故土,叶落归根,就是中国人世世代代的崇尚和天经地义。

上一篇:武乡方言土语(续)
下一篇:武乡炒面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