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乡和信发电厂申报、审批、建设始末(续)
2017-10-10 13:33:00   点击:

武乡 王建华

\

  (五)武乡的明天会更美好

  2005年4月23日,我从北京拿上国家发改委的批文风尘仆仆地赶回武乡,向县委、县政府汇报,全县各级干部群众听到后无比兴奋和高兴。那时,县里正准备召开“两会”,机关同志们已将会议的准备工作一切就绪。

  4月26日,武乡县政协六届三次会议召开,我在大会上代表县政协常委会作工作报告时终因劳累过度而晕倒在了报告席上,会议暂停,同志们马上送我到医院抢救,一直到下午5点我才苏醒过来,我才知道我晕倒在报告席上了。参加会议的全体政协委员和列席人员、县直机关的同志们自发到医院看望我,但我在医院只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我仍坚持去参加会议,当我走进会场时,全场起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那时我真的被感动了,心想这是全县人民对我辛苦几年的认可,我心里就很满足了。在全县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时,县委书记阎建书专门致信领导组,称我是“老区的好干部,武乡的大功臣”。中共武乡县委号召全县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向我学习。

  2005年8月21日长治日报在头版头条以《大爱无言 信念如歌》报道我的事迹,并连续三天在头版发表评论文章(文章附印在后面)。8月23日市政协召开座谈会,学习我的精神。8月24日长治日报又在第三版整版报道了市政协座谈会实况和市政协部分常委、委员各民主党派成员和机关工作人员的发言文章。长治日报连续四天报道加评论发表后,在全市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市、县好多朋友们打电话祝贺,但对我来说虽然为全县的大项目上马付出了辛勤的劳动,作了点贡献,但根本不值得和得到这么高的荣誉和赞扬声,我是武乡人,在本县为官,为本县能做好一件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是应该的。再说发表前也没采访过我,也未经我同意,记者们写的东西都来自于县领导和有关人员提供的素材,记者路建新我不认识,只是7月中旬在京举行大型诗歌音乐会《拥抱太行》时她随市领导赴京采访时接触过两次:一次是市里几家新闻媒体集体采访听取音乐会整个准备情况的通报;第二次是对各路媒体发“新闻通稿”。她写的报道发表后,我想知道发表文章前后的情况和为什么要发?我打电话咨询了长治日报总编弓德旺,他才告诉我,路记者是报社的大笔杆,头版刊登这样的文章是经过报社编委讨论决定的,三天的评论是弓总编亲自动笔写的,使我很受感动,但至今想起来最歉意的是没有登门说过一声感谢的话。其实我想说的是武乡和信发电厂项目能创造了“审报快、审批快、建设速度快”三大奇迹,这个成绩来自于县委、县政府的正确决策和大力支持;来自于国家、省、市、县各有关部门对老区的厚爱和关心;来自在外工作的武乡籍的领导和同志们对家乡的深厚感情和鼎力相助;来自于和信发电有限公司领导对武乡项目的特殊的感情、特殊的支持;来自于武乡项目的全体参与人员。这个奇迹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成绩归功于大家,成果属于武乡人民。

  电厂申报、审批、建设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使我永久记忆犹新的是在整个过程中的感人故事和武乡人民应永远记住他们,永远感谢他们的名字。

  原省人大副主任、山西省高院院长李玉臻,他是武乡县监漳镇行道岭村人。他上学离开家乡后一直在外工作,但他对家乡的那种特殊的感情和对家乡的发展关心和支持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电厂项目在山西省内能畅通无阻的通过申报、审批是李院长全力支持的结果,功劳应是他的。他十分关心武乡的事情,项目启动后,我就向李院长作了汇报,我们向他汇报后,他对这一项目十分关注,在百忙中,他亲自参加电厂项目评审会,几次带我们亲自去找当时分管副省长牛仁亮汇报。那时牛省长还兼任省发改委主任,省计委有关部门处室需要牛省长同意才能出文,有时急需见到他,但因白天日程已安排满,李院长只能约牛省长晚上在省高法利用晚饭时间给他汇报,请他关照。李院长还亲自帮我们到计委、省环保厅、省国土厅等相关部门找有关领导协调。他在这个项目上,操劳很多,为我们工作带来了诸多便利,我们十分感激。

  在这一审报过程中,几位领导的三封信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是原市委书记张兵生的信。

  2003年9月21日,我作为新任政协主席在忻州奇村省人事培训中心参加省政协组织的培训。当时,电厂的审报资料已报到省发改委,发改委受理后经省计委各处室审查盖章,能源处已起文送原省计委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令政策办公室,就等他的签字,但主任很忙,久久未签。那时候我知道十、十一月省计委如报不出去,国家计委12月份就不再受理,就得等下一年度才能报,我想,不能再等了,想在国庆节前把这件事情办好,所以刚上了第一天课,我就打电话把杨树宏副主席叫到奇村让他来顶替我上课,我便回到省城,住在晋城大厦,该宾馆经理是武乡人,叫孟海贵。此后几天,我每天都去发改委,打听动态,想办法能见到主任。

  28日下午,孟总告诉我,我们市里的几位领导在省里参加会议,就住在晋城大厦,张兵生书记晚上要过来和市里几位领导见面议事。得知此消息后,我突发奇想,向市委书记汇报此事,请他出面帮忙。我一边琢磨此事,一边以张书记的名义起草了一封信,并打印出来。我想,如果他和我能一起去省计委找主任更好,就用不着这封信了,如不能去,就请他阅看此信,然后在后面签个字。

  领导们开完会回到宾馆已是6点半了,没回房间便吃饭去了。我想抓住吃饭时间汇报,结果孟总制止我说:“领导有交待,让服务员守着门,他们想边吃边议事,不要让打扰他们,这事儿吃饭不好说。”我说:“不行,趁抓住这个机会,今天必须要跟他汇报。”于是我和孟总商量了个办法,让孟总进去向张书记通报说武乡电厂项目需要向他汇报,请求他给予支持,并随手将起草好的信带上。孟总向张书记说明此事后,书记说:“这是件好事,但是让我和他们去,怎么算也没时间。”孟总说:“他们起草了份你给主任的信,您看看行不行?要是行,就请您签个字,让他们带上你的信去找主任。”他看完信,什么也没说,就在上面签了字。

  第二天(29日)一早,我就赶往省发改委。结果得到消息说令主任去了北京,到国家发改委汇报工作,节后才能回来。所以,只能等到国庆节后了。10月8日节后上班第一天,这天我和程小平从武乡赶到太原,刚8点我们就到了主任的办公室门口,等待他来上班。8点十几分,令主任来了,他问:“你们哪的?”“武乡的。”“什么事啊?”“张兵生书记给您写了一封信。”“进来,进来。”在他看这封信的同时,我说:“各处室已审查签字,已报送给您,就等您最后签字了。”他二话没说,让秘书找到文件后就爽快地签了字。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封信,如果没有这封信,审报可能还要拖延一段时间,时间一长,变数就大了。所以,我十分感谢张兵生书记的这一封信。

  省计委向国家发改委报文,印出来后按规定程序由省发改委派专人负责进京专程报送,但因怕拖时间,我们要了两份直接带文件进京,将文件送到了国家发改委。要想得到国家发改委的审核,难度较大,因为武乡建电厂就没有在“十一五”规划之内,国家发改委分管这块工作的是张国宝副主任,他对非规划内项目把关很严,而且张国宝副主任个性特强,我和王总在国家发改委时正遇山西省一名副省长去张主任那里汇报山西项目,但都被拒之门外,没给一点面子,后来副省长与张主任急了,他明确我不是个人,而是代表山西省政府,这样他才坐了十分钟。我们几次想方设法找他,但都未能如愿。我们向国家发改委电力处、能源司都递送了相关文件,但项目能否进入审查程序,都没得到肯定的答复。但了解到能让张主任引起重视的只有你们山西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出面了。能让书记、省长为武乡这么一个项目亲自到国家发改委,我思来思去这是肯定不可能的。最后我想起第一封信的作用,决定返回山西找书记、省长,争取他们的支持。

  我回到太原后,找刘振华省长汇报,并要他出面谈何容易,我琢磨自己先试试,不行再请县领导出面。无奈之下,我们找到了省委组织部的李勇泓同志帮忙,他和刘省长的秘书较为熟悉。他听了情况汇报后满口答应帮忙,并立即与刘省长秘书联系,经过他耐心的沟通,秘书同意安排时间让我们去向刘省长汇报,并同意以刘省长名誉起草一封信,并热情的向我们提供了办公厅的领导专用信纸,让我准备等他通知。第三天一早我们就接到秘书的电话,让我十点赶到他办公室,我九点半就赶到了省政府5号楼秘书办公室,那时省长办公会还在开,秘书让我等候。当天上午11点半,在刘省长处理完其他事情以后,我们见到了刘省长。起初,我们十分拘谨,没想到省长十分平易近人,这样一来我们也就放松了许多。

  我们将电厂项目简单详细汇报了一遍。他说:“武乡是老区,应该要扶持。不过,省里事情比较多,我没时间专门去向发改委汇报。”这时,我说:“以您的名义给张国宝主任起草了一封信。”说着,我将写好的草稿交给他看。他问:“你在哪儿找到的办公厅的信纸?”我说:“我是从办公厅要的。”他没再说什么,仔细看了信的内容后他说,武乡是老区,山西又缺电,这是一个好项目,应该支持,但你们要抓紧申报,争取早日投产。至今我仍将刘省长的表态记在心上,随后就在信件上签了字。拿到信后,当天下午我就飞到北京与王总碰头,第二天我和王总、张迪就到国家发改委通过办公厅同志们的帮忙,由秘书转给了张国宝副主任。这便是我要讲述的第二封信(信将复印在本书后面)。

  时间很快到了2004年。话说刘省长的信送达发改委后,一个多月也没有消息。能源司的同志说:“反正这件事还要等,这类文件是一批一批地上会的,单给你们武乡开会做决议是不可能的。”我们心中没有把握,我和王总商量决定找老乡、兵器工业部部长来金烈帮忙。他在部长的位置上,资格算是比较老的。他和曾培炎副总理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过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非常熟。那时曾培炎副总理刚好分管国家发改委,所以我们就想通过他,向曾培炎同志做一次汇报。先是有省长的信,如果再能得到曾培炎的支持,那么这个项目顺利往前推进肯定就没问题了。

  来部长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对家乡发展十分关心,刚开始项目启动后我就专门向来部长汇报过几次,这次他听了我对项目进展情况汇报和我的想法,马上表态,同意找曾总理取得支持。但他考虑到曾培炎同志比较忙,单独安排汇报似乎没有可能,还是写信比较靠谱。在来部长的同意下,我以来部长的名义给曾培炎总理起草了一封信。来部长看了一遍,略做了些修改,强调了武乡是红色革命老区,还安排我要在信件后面附上了项目的有关文件。第二天早上8点,由来部长的秘书通过部长专用红线,当天就送转曾总理,我们坐等消息。

  第三天上午9点,来部长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曾培炎同志已经批了。”这个速度太快了,让我又惊又喜。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欣喜地向县里汇报:“我们得到了总理的支持。”其后,我又去国家发改委,后来通过办公厅的一个熟人得知,总理的批示已经转到国家发改委。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封信。这三封信,在我们审批这一项目的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使得申请周期大为缩短。武乡和信电厂,从审报到建成,仅仅用了三年半的时间(一般情况下需八至十几年),行内专家对武乡电厂的评价是,从申报、审批、建设三个方面来说,都是中国电力史上的一个奇迹,我们创造了历史。通过我们自身的不断努力,以及领导的支持,我们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回想这一艰难历程,除了上述讲到的一些领导外,还要特别感谢和信公司的董事长王振和张迪、王慧勇、王永红几位同志,王振是这个小组的组长,是我们的总负责策划人。当时已73岁高龄。那段时间,他们陪我一起劳苦奔波,从武乡到太原,从太原到北京,来回往复。我当时之所以有这么大的积极性,也是受王总那种精神所感动。可以说,他在这一项目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张迪、王慧勇、王永红三位同志在两年多的审报、审批过程中,为武乡项目的奔波作出最大的努力和无私的奉献,在北京一住就是几个月不能回家,甚至有时当天从北京回太原办完事当天又返北京,那种“路过家门而不入”的精神值得武乡人民学习。我们一行六人住北京的时候,舍不得住好的地方,大家十分勤俭,后来干脆就租公寓,把我妻子叫到北京,为我们做饭。人们关心的项目花了多少钱?项目结束后,县审计局对整个过程进行了全面审计,从项目启动、接待、差旅费等财政支出74.8万元。此外还要感谢和信公司的老总尉山河,他在该项目落户武乡也是费尽心思,多次赴北京,给我们出主意、想办法给予支持,我心中十分感激。回顾那个过程,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我们这个六人小组大家一起想办法、出主意,讨论解决的办法,虽然在那近二年多的时间里遇到了国家政策调整,未列入“十一五”规划和各有关部门的审查,难关一道一道攻破,困难一个一个的克服,确实苦和累,但随着一步一步推进,大家心里非常高兴,真是走过黑暗就是光明,胜利永远属于敢拼敢冲的人们。

上一篇:武乡泉之头村这里出了30多个清朝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