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运输线上的故事
2018-03-08 11:26:00   点击:

长治 暴忠秀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在山西省沁县汽车中心站工作,生活了八个年头。时年,刚刚40出头,正处人生血气方刚,精力充沛期。可以说,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不怕苦累,不惧艰难,全身心投入于运输事业中。作为一名运输老兵,随着阅历得磨砺与知识得积累,在实践中,亦渐渐摸索到一些经验。这就是:想要把企业搞好,则须具备“勇气担当与信心”。

  沁县汽车中心站,原由太原汽运公司所属。根据工作需要,75年3月经上级决定:单独组建为:“山西省沁县汽车中心站”,直属省运公司管辖,成为公司级建制,汽车编号为“晋运12”,(省属12个运输企业)。机构扩编后,全站拥有职工600余名,营运汽车100余部,下设两个汽车队,一个保修场及机关科室,并所属沁县、武乡、沁源、郭道、蟠龙、洪水、权店、石家岺等汽车站。主要担负着襄武=沁北泗县的运输任务。然而,由于企业起步晚,基础差,条件有限。因此,在诸多方面有不少困难。穷则思变,要想把工作搞上去,则须“出大力、流大汗、撸起袖子加油干。”诚然,有付出就会有回报,在上级党政大力支持与全体职工共同努力下,克服了种种困难,战胜了道道难关,从而,取得显著成绩。年年月月保质保量地超额完成了上级赋予的生产任务,并名列前茅,被评为全省工业学大庆先进单位。

  回首往事,成绩来之不易,是团结带领全站职工历经奋力,用辛劳与汗水换来的。下面讲几个发生在运输线上的故事。

  沁新拉焦遇山洪。1975年夏秋之交,接受了大宗货源,即由沁源沁新煤矿至河北涉县运送焦炭任务。为了抢时间,赶进度如期完成运量任务,于是,我站组织了双班突击运输,(日夜兼程)。八月下旬一天早上,我带领15部拖挂车,赴沁新拉焦炭,当车队到达煤矿,经一上午工人奋力装车,于午后,将全部车辆装货完毕,正值准备起程时,天公不作美,突然黑云密布,雷声隆隆,雨点一阵紧似一阵地袭来,瞬间,越下越大,下之不停。无奈,只好停车待发。直到下午,雨才渐渐停了下来。可是,雨过水发,满山遍野山洪爆发,很快使山沟里形成一股泥石流,路面变成了河床。怎么办?继续等下去,又怕再下雨,且天黑路难行,带来更大困难。故之,只好迎难而行,整队出发。在行进中,沿途路面冲刷的泥泞不堪,甚至有的路段已被冲毁,面对困难,只可边修边行。好不容易车队行至李元河,时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站在岸边,一眼望着明油油的大河,激流汹涛奔腾而去,不由地让人望而生畏。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河岸边,毫无退路了。于是,我们商定:先组织了10名年轻力壮司助,护送一部车试水渡河。狭路相逢勇者胜,经过一场与洪水搏斗,终将第一部车安全地护送了过去。试水成功后,随之,让该车调过头来,面对河床开启大灯,为后续车辆渡河,指明了路标。就此,经过一个多小时 力奋战,使全部车辆都安全地渡了过去。为赶时间,大家不顾疲劳,拧干衣水,振作精神,继续行驶在远程路上。当车队胜利凯旋,已是深夜时分了,这时,跑夜班的司助人员,早已在调度室待命,继而,他们人歇车不停的接车出征,又披星戴月地驾车奔驶在了长邯线上。

  子洪路阻抢修道。1976年秋季,子洪水库改修扩建,有段路面开启了便道,需绕行子洪沟半山腰间,可便道路基简易,晴天车辆可免强通行,遇到雨天路面就泥泞不堪了。常常被碾轧的坑凹不平,导致积水,甚至有的路面形成小坑连大坑,泥水成浆形,一但轮胎被陷了进去,车就开不出来了。因此,道路堵塞时有发生。这时,司助人员只好忍饥挨饿,停车待援,更不必说,完成运输任务了。

  面对这一现实问题,解决起来切有一定难度。因子洪路段归晋中祁县管辖,而我们属长治地区,联系道路抢修远水不解近渴。若这一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将直接影响长太干线交通运输。怎么办?我们只好临阵出战,自才动手。于是,站领导带领30名职工,组成抢修突击队,自带工具干粮,开赴子洪水毁路段。在抢修中,遇到难题,这就是,因路面坑槽大积水深,仅用填土补坑法修路,一经轮胎再轧,路面又会变成泥浆,势必造成事倍功半而无效劳作。最后,只好想法上山挖石头,然后,再一块一块搬下来,先将坑槽泥浆挖出来,随之,再将石块填进去,把路基填实铺平。这样,即可解决耐轧问题。经过数日早出晚归连续奋战,终于,将几十米处损毁路段,修复通了车。在我们带着两腿泥巴,冒着满身汗水将要收工之际,长运副经理杨海林亦闻讯带员赶来,此时此刻,他看到已路畅车行,倍受感动地说:“你们辛苦啦!”连连点头致谢!随即,我们满怀获得感,以愉悦的心情回敬道:“不必客气,大家都是一条道上跑的车......”

  春节运粮险车祸。1976年大年初一,为响应上级号召,过“革命化”春节,我站组织了20部拖挂车,准备去武乡大塘湾拉粮。一早,所有参战司助人员,在大食堂集体就餐后,便整队出发了。我乘坐是司机张金旺的车,走在最前面。试想,20部拖挂车行驶于沁武公路上,已排成了一条长龙阵,尔回首望去,雄伟壮观,好不威风,真有点革命化劲头。

  当车队行至武乡李庄湾,因湾大路窄,前方视线不良,在一个急拐弯处,我方车突然与武乡县运客车相接,多亏老司机驾驶经验丰富,一个急刹,猛打方向,两车才遇而未撞,可因车之惯性,我们车前轮胎已冲出悬崖,幸亏主车与拖车架之间较成九十度。由于起到平衡作用,方才避免了一场大祸。时下,我们都惊呆了。我坐在小轿中间,新徒工小助手坐在石边,因轮胎悬空,无法下车,我们只好从司机方位小轿门出来。小助手吓得面色苍白,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经受了第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不管如何?救车在急。为缓解本车司机心神,责承副队长任怀祥上车执行抢险任务。救车前,先将崖边轮胎临空处,支垫了若干块大石头,然后,又把大绳拴在车的前保险杠上,并组织多人握紧大绳拉车,经过一阵猛冲激战,终于,由危转安,将车拉了上来。后想可怕,倘若那天车再往前冲一点,就会从几十米高崖头翻下浊漳河,那有好呢?我们不是碰死便是淹死,很可能,把“革命化春节”,变成了“革命烈士”。

  站冬冒寒风刺骨。沁县汽车中心站,主要货源基地在沁源,那里有较为丰富的煤焦、木材以及山货土特产等。故此,我站的汽车常年累月行驶于二沁公路上。

  人所共知,长治地区沁源属高寒山区。那里山大陡坡,气候较冷。尤其是冬日跑夜班车,行驶在大山上,身着棉衣棉裤,坐在驾驶室里,被阵阵的寒风袭来,如同穿着单衣一般,浑身冷的刺骨般地发抖,可见寒冷程度了。77年11月上旬的一个晚上,我跟二队队长李春水跑夜班车,去沁源柏子拉焦炭。不巧,“屋漏又遇连阴雨”,当车行至中途半山腰处,突然灭了火,只好不顾寒冷赶快下车,他爬在机器盖上检查,我打着手电照明。正在检修中,忽然听到山坡上往下溜土,我转过手电一看,发现上边有只野狼,我不顾害怕,赶忙上车按了几声喇叭,才将野狼惊跑。车修好后继续赶路,当到达煤矿装货时,我站于矿上至高点,正在踏脚搓手暖身,透过矿灯,时而又发现狼群在山沟里穿过,可谓冷中又加怕。其实,在山上遇几只野狼,这是“小菜一碟”,据说,沁源山里还有“土豹子”哩,只不过,各行其道就是了。

  患得“慢支”终身疾。沁县地处长治北大门,中心站又位于二沁公路交汇处。在沁县中心站工作生活日子里,可以说,经风雪,踏山野,已司空见惯。当然,在经受艰苦辛劳的同时,亦开阔了视野,领略了自然,添补了人生阅历之不足。进而,得到了自我磨砺,受益匪浅。

  冬春常有风,经历几多寒。在冬日里,无论是跟车参加劳动,还是上路打冰扫雪,故因气候严寒,难免引发伤风感冒。其实,当年企业经济效益极佳,医药条件充足,有点病只要稍加医治,即可药到病除。可是,凭借年富力强,不把小病当回事,常常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经日益积累,随着免疫力下降,把小病说成大病,将急病拖成慢病。到头来,演变为“老慢友”,留下了病根。按说,我从来戒烟限酒,此病不该“光顾”,当然,细究起来,“吸二手烟”还是有的。比如参加会议以及到公共场所公干等,他人抽烟,有啥法?只能受害了。有年冬季在沁县工业口会议室开会,且门窗紧闭,有百分之七八十人抽烟。因呼吸“二手烟”过度,我被烟醉了,呕吐恶心不能进食,充分表明被迫吸烟危害。时至今日,每到冬春交接之际,因气候缘故,总会引发“老慢支”。起初,使用一般抗生素即可见效,后来有了耐药性,药到病难除。所以,只能换成“先锋五号”方可治愈。然而,随着年龄增大,免疫力下降,出点毛病亦不足为奇。

  自告老还家后,社会人际关系少了,公共场所亦不多去了,既然就不再受“二手烟”害了。若子女亲友上门探望,他们知道家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这就是,抽烟者自动去院里“过瘾”,又如走在马路上,遇到同行抽烟者,我主动避开烟向,以互不影响,各自两便。俗语道:有病“三分治七分防”,由因平日兴利除弊,注重练身,现下,我的“老慢支”亦有所好转。

上一篇:战乱岁月的逃难生活
下一篇:李彦南关河水库建设二三事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