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房东
2018-04-06 16:59:00   点击:

北京 冀源

  一九六九年初,我作为北京下乡知识青年来到山西省武乡县故城公社东寨底大队。由于知青住房还没盖好,便住到了张海宽大爷家。大爷是个伤残军人,解放太古战斗中左脚被炸掉两个指头,便脱下军装回乡务农了。1968年他把大儿子送部队当了兵,我去后就住在他大儿子住过的一间大约十平米的一半是窑洞,一半是平房的小屋里。屋子虽小,但冬暖夏凉。大爷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凑合着住吧,解放前这屋住过八路军干部,应峰也是住这屋当兵走的,这屋子出兵啊!”大爷一句玩笑,若干年后竟成为了现实。

  海宽大爷有五十多岁,他不善言谈,初次接触让人心里有点儿怕他的威严感。在村里他威望很高,大人小孩都很尊重他,就连老支书丙炎大爷有重大事儿都来找他商量。他的威严没多久我就领教了。半年后供给制结束,知青伙房解散后我就一个人起火做饭,那时的各方面条件可比现在差多啦,一年420斤的毛粮(带皮没加工过的谷子、高粱、玉茭等)对我这个20岁还不到的小伙子真不够吃半年的。一天下工回来,我偷偷从地里掰了两个嫩玉米回来煮了吃。煮玉米的味道惊动了大爷,他问怎么回事儿,我如实对他说了。此时的大爷如同一头激怒的雄狮。拐杖狠狠往地下一摔对我大吼道:“你这是偷!男人要有骨气!饿死也不能干伤天害理的事儿,人做事天在看!……。”我被大爷骂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第二天,我找生产队长认了错,主动提出以一天的工分作为赔偿。事情过去多年了,大爷骂我的话,尤其“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永远别想得到”我一直记在心里并指导了自己的一生。

  大爷左脚伤残,加之又有严重的气喘病,家中的担子几乎全都落在大娘的肩上。洗衣、做饭、养鸡、喂猪还要坷地儿动弹(武乡话,下地劳动)。大娘很擅长做黄米面枣糕,村里人盖房上梁或婚丧嫁娶做枣糕她都热心去帮忙。枣糕那诱人的香味儿以及我拉着风箱听她讲述年轻时往事的情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记忆犹新。离村十多华里有个南沟水库,七零年夏天,我出民工修水库泄洪道住在了南沟村。临行前,大娘连夜为我赶做了一双方口布鞋,又找来自行车外胎钉在鞋底。她说在水库干活天天和石头打交道很费鞋底。并再三叮嘱我不要总毛毛糙糙的,干活儿千万要小心。大娘和我说话的神色如同像和自己的儿子,让我一下想起远在北京的母亲。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对儿女的爱永远是那么伟大,纯洁与无私。去水库大约一个多月,我感冒发高烧在工棚躺了一天。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傍晚大娘和小儿子应明拉着一架平车把我接回了村。在大爷大娘的土炕上整整躺了三天,两位老人熬了小米汤一口口的喂我喝下去。病好后,大爷大娘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再回水库了,大娘对村支书说:“万一孩子有什么闪失,咱怎么对北京孩子的父母交代?”大娘在村里辈分高又有威望,她说话谁敢不听?

  那年代实行的男女同工不同酬的工分制,男人干满一天记十分,女工记八分。十分工合计人民币0.76元,年底扣除口粮钱再结算分红。即便出满勤年底也得不到多少钱。知青又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困难时家里多少还能支援点儿,所以出工对大多数知青来说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干累了就歇几天到外村甚至于外县找同学去玩玩儿。而大爷大娘却给我立下规矩,歇两天可以,但到外村去玩儿并住宿是绝对不可以的。当时感觉他们管的有些太宽了,可现在回想起来,更感觉到了老两口在我身上的如同父母般的良苦用心。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谁能料到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毛头小伙子能干出什么出圈儿的事呢。

  一九七零年冬季征兵开始了,我和村里几个适龄青年上站体检结果只有我一个人合格。那时的征兵政审十分严格,到北京去外调政审时间上来不及,这让接兵干部为了难。海宽大爷对我家情况十分了解,加之我的哥哥也在部队是共产党员,他和张丙炎书记共同为我写了家庭历史清白的担保书,两个老共产党员共同按下了自己的手印,让我如愿穿上了军装,成为了一名解放军空军战士。

  就要离开东寨底村了,我心里越发有一种难舍难离的滋味儿。大娘又连夜为我做了一双新布鞋,还炒了平时都舍不得让孩子们吃的南瓜子和做了枣糕让我带上。出发那天早晨,老支书亲手给我戴上了大红花,还把唯一的一匹枣红马也披红挂绿让我骑上去,全村人都出来夹道为我送行。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多好的老区人民啊!一人当兵全村光荣,村里如同过年一样,让人倍加感到了老区人民对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无比赤诚。海宽大爷拄着拐杖在小儿子应明搀扶下一直把我送到故城公社武装部。运送新兵的车子启动了,我和大爷紧握的双手谁也舍不得放开。我发现,两行热泪顺着大爷的脸颊留下来。“孩子,到了部队好好干,不管走到哪儿,都别忘了你是咱武乡走出去的兵,你永远是咱东寨底村的人……”

  到部队后,我一直和海宽大爷一家有着书信的往来。而“听党的话、尊敬领导、团结同志,好好工作别给咱村里丢脸”这几句话几乎是大爷每次来信必说的。在大爷大娘教育鼓励下,在部队首长同志们帮助下,我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975年5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又提干成为一名带兵的人。1989年我转业到北京市公安局,成为一名公安干警,在公安战线一直工作到退休,退休后一直牢记大爷大娘“你是咱武乡的兵,是咱东寨底村人”这句话,更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继续发挥余热,在公安老干部《夕阳抒怀》刊物担任主编工作直到今天。

  组织上给了我许多的荣誉,2013年——2015年连续三年被评为分局级优秀共产党员,2016年被评为市局级优秀共产党员,2017年初,又被公安部授予全国公安机关离退休干部网络宣传工作优秀网宣员光荣称号。

  离开东寨底村快五十年了,房东海宽大爷、大娘,老支书张丙炎大爷早已作古,但两年的知青经历和大爷大娘对我的嘱托早已深深并永远的铭记在我的心里,请您们放心吧,我会认认真真的工作,老老实实的做人,永远做一名让党和人民放心的共产党员!

  作者简介:

  冀源,本名陈洪茂,原山西省武乡县故城东寨底村下乡知青,1970年底自武乡县入伍。酷爱文学创作,两年知青生活在绿色的田野,20年和22年时间又生活在绿色的军营和警营,为此,把自己的诗歌,散文,小说集命为《绿色之魂》。

上一篇:但愿信义再辉煌
下一篇:《白和村志》序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