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之头村“东头院”的抗战
2016-08-04 17:14:57   来源:北京 王蔚蔚    点击:

  山西省武乡县泉之头村的“东头院”是我祖居,姥爷陈仁和姥爷的祖上世代居住在这个远近颇有名气的明清大宅里。寓意“富贵不断头”的“东头院”不仅镌刻着陈氏先祖创业的美丽传说,更记载了武乡军民八年同心抗战的红色历史,记录下姥爷的捐产抗日救国。

  去年暮春,63岁的我作为这个封建大院走出去的革命者后代,带着强烈的思乡情第一次踏上探乡旅程,寻找父母的革命足迹,寻找自己的根。八年抗战期间,武乡是八路军总司令部驻地,这片土地播撒、养育、凝聚的抗日力量,为抗战取得最后胜利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我父亲王冠英1937年毅然抛弃布商独子的富庶生活,以14岁的小小年纪弃学加入抗日决死队从晋城来到武乡。决九团、武西独立营、武乡独立团都是父亲在武乡期间的曾经作战部队。父亲历经百团大战、太原战役等无数恶仗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西南剿匪,全国解放后国家送他出国接受苏联专家培训,成为专家型领导,为我国的铁路建设发展贡献了毕生。

  父亲作为武乡泉之头的女婿,在我幼小时就向我讲述武乡的抗战、武乡的风情、武乡的……,让我懂得武乡和晋城一样也是我的根。根要种植在心里,爱她,记住她。

  儿时,父亲常坐在小凳上用脚打着节拍,一手搂着我一手半握拳挥舞着,教我唱“铁流两万五千里,直向着一个坚定的方向!……”,抗战和武乡两个词就这样走进我的幼小心中。

  母亲陈鹤梅出生成长在泉之头村“东头院”这个封建大宅里,开明的姥爷1943年初就把母亲和舅舅送到向阳村八路军办的“榆北抗高”去上学,接受了最初的抗战爱国教育。1943年母亲和舅舅回到泉之头村进入“武西县抗日高校”三班学习,懂得了系统的革命道理,姐弟俩从此跟随共产党走上了革命道路。

  “武西县抗日高校”从1941年春一直到1945年秋鬼子投降,始终驻扎在泉之头村“东头院”里办学,在近五年的时间里将培育出的一粒粒红色种子播撒到了全国的各个战场,点燃起更猛烈的抗日烽火。我这次回乡向县离休老干部崔文忠老伯访问“抗高”时,他老人家连连说出的:“圣地!圣地!”让我第一次感悟到老宅的非凡。

  母亲的“武西县抗日高校”三班同学、革命老前辈温廷琇老伯女儿兰兰也说:你姥爷很了不起,那个年代能送女孩子出去读书,在鬼子不断扫荡下,让“武西抗日高校”在自己院子办学,一百多名抗日师生在此生活学习四年多啊,实在是了不起!

  能够想象,一百多名年轻人的抗战激情曾将当年的“东头院”燃烧得怎样鼎沸! 是啊,姥爷了不起、宅院里的陈氏叔伯三兄弟了不起!他们将祖上留下的悠悠明清古建筑变成红色驻地和抗日火种播洒地!当看过“武西县抗日高校同学录”,知道了“东头院”走出去多少抗日将士和国家栋梁,谁能说“东头院”不是抗日摇篮?谁能说姥爷不是抗日英雄?“武西县抗日高校”值得载入史册,泉之头村和“东头院”的神圣抗战值得后人铭记。

  母亲说,姥爷是村里交纳八路军公粮的大户。因为漫长的八年抗战,因为“武西县抗日高校”一百多名抗日师生近五年的驻扎,姥爷卖地、卖树林、卖祖产,鼎力支援抗日前线杀敌,鼎力支援根据地的抗战教育,捐产救国,诺大的家产几近将无。

  我八姥姥说“东头院”还驻扎过太行第三军分区的部队,院中“望河楼”里总有八路军站岗。母亲说,1946年初的一夜她宿在六奶奶家,半夜家里来人喊她赶紧回去。母亲到家看到炕上坐着两个八路军首长,半夜了还没吃饭,姥爷让母亲去借鸡蛋。母亲摸黑儿跑了毛四婶等两家才借回几个鸡蛋给客人做了饭。后来我父亲告诉母亲那俩人是独立团的贾定基团长和张向善政委。他们在姥爷的西屋休整了一个多月。

  “东头院”由于房子宽敞条件好,还是当时的县武委会主任、武西支前指挥部总指挥、中共武西县委第一书记王宗琪的曾住地。抗战期间武西县抗日政府机构一度常驻在此。母亲说县妇联会的干部史云、魏玉明等更是进出平常。古宅“东头院”在战火纷飞的八年里竟留下这么多叱咤风云的抗日名将足迹,我为祖宅惊叹!

  我在村里进行了抗战历史座谈,几个耄耋老人告诉我,抗战时期小小的山村泉之头有八路军太行三分区独立营、武西县抗日政府、八路军医院、武西县抗日高校、县大众剧团、县毛纺厂等一千多人同时常驻,我被震撼了,惊呆了!贫瘠的泉之头村人硬是生生地挤干自己乳汁榨干自己血肉养育着抗战养育着革命。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武乡的人民功不可没!泉之头村的老百姓功不可没!“东头院”功不可没!姥爷陈仁功不可没!

  从踏上武乡这片热土,我的眼睛就常常湿润、喉咙就常常哽咽。在这里我仿佛穿越历史,看到年轻时决九团的父亲、武工队的父亲、独立营的父亲、独立团的父亲在与日本鬼子的激战中火线入党,从一个五六岁还吃奶妈奶的少爷成长为坚强的共产党人,在残酷殊死的战争中从未退缩。母亲说死了那么多人,可你爸爸的革命信念不曾动摇过。我想,就是有了抗战这碗“酒”垫底,父亲才能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和西南剿匪中骁勇百仗,拼死向前,在文革十年浩劫中依然地把腰杆挺得直直的,即使被打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未曾丧失一个老革命的气节。

  泉之头村“东头院”是父母相识相爱的地方,经“武西县抗日高校”刘秀华校长的介绍父母结婚了。是“武西抗日高校”让母亲懂得了抗战、中国革命和共产主义,是父亲的部队1945年底将从“武西抗日高校”三班毕业的母亲公费送入武乡“县立简易师范”继续深造。抗战改变了母亲一生。

  我在武乡泉之头寻找父亲的革命足迹,带着父亲的英灵重游昔日战场。因为不忘战争正是为了永久和平。

  我在武乡泉之头寻找母亲的革命足迹,在她的革命起点亲吻故里热土,铭记“东头院”中华民族的抗战,因为传承历史正是为了坚定地奔赴未来。

  武乡,泉之头,“东头院”,红色的土地,我的根!

  今年2月22日是父亲逝世39周年祭日,姥爷陈仁也辞世近七十年了。我谨以此文缅怀父亲的革命一生,缅怀姥爷的不屈抗战,讴歌老区泉之头村的人民,讴歌“东头院”的红色历史,愿历史永远铭记他们。

  2016年4月13日于北京

上一篇:我的革命父辈们
下一篇:踏着爷爷做合格党员的足迹向前--觅爷爷刘峻德在党员六十二年征程中的足迹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