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岁月凝成的挚友情--忆武光汤和我父亲张树椿的情谊
2016-10-08 15:40:00   来源:山西 张宁静    点击:

\
武光汤同志
\
张树椿同志

  山西省原副省长武光汤离开我们已30多年了,但每每忆起武副省长和我父亲张树椿一生中交往的情谊,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难以忘怀。武副省长和我父亲同是山西武乡县人,又是大学同学,关系甚好。在历次社会政治动荡中,他曾帮助并保护父亲渡过了一个个难关......

  1949年5月,山西全境解放。山西省人民政府成立后,武光汤被任命为省农业厅厅长。此后,他便立即着手组建农业厅。我父亲是农业专家,1947年初经人推荐,到陕西西安西北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武厅长特别爱惜人才,便去电召回了父亲到省农业厅,分管畜牧工作。

  1951年山西省政府机关开始“审干”,由于父亲解放前在黄埔军校西安分校读书,还在山西担任过国民党区分部委员,一些人提出应划为“历史反革命”。当时父亲的情绪一度不好,忐忑不安。武厅长看出父亲的忧虑后,便劝导:“你仅在黄埔军校西安分校读过书,虽然担任过国民党区分部委员,但没有做过对不起人民的事,同时又是一位农业专家,不要有思想包袱。”尽管一些人议论纷纷,但武厅长在听取各方面意见后,又做了细致的工作,最后在审干结束时,报上级批准定为“一般历史问题”。就这样父亲平安地渡过了审干。

  1953年山西省政府精简机构。此时武光汤已升任副省长,仍兼任农业厅长。他安排父亲到榆次专署工作,临行时他对父亲说:“榆次离太原很近,是个平原地带,发挥你的才智较为合适。”就这样父亲来到了榆次专署并担任农业局副职,兼任畜牧站站长。

  刚开始工作时,父亲在工作中屡屡碰壁,很难开展工作。后经了解,才知道是个别领导看了他的档案后,知道他曾是旧政府工作人员,又是历史问题所致。于是,父亲就提笔给武副省长写信,诉说工作中的苦衷。接信后武副省长便驱车来到榆次专署给有关领导做工作:“现在是和平建设时期,要重用他们这些有文化又有专业技术人才,才能尽快地把国家建设好。”之后,父亲便顺利地奔赴各地地开展工作。

  1958年,榆次专署领导研究决定,由父亲全面负责举办全专署的大型农业展览。地点设在榆次城内旧城陛庙。父亲起早贪黑,组织人员清理垃圾、又雇佣许多能工巧匠油漆粉刷房屋、多方组织展品、培训解说员,使展馆以崭新面貌展示了榆次专署各地的农业成果。这次展览举办得很成功,得到了省地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由此,父亲被推荐参加了“全国农业群英代表大会”,受到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首长的亲切接见,并合影留念。会后回到省城太原,武副省长在家中设宴款待了父亲,并鼓励说:“祝贺你,但要戒骄戒躁,加倍努力工作。要用更大的成绩来回报党和人民对你的期望。”

  1962年,时逢三年困难时期。国家开始压缩城镇人口。当时我家被列入压缩对象。父亲很是着急。随后,国家又出台了补充文件,规定“久居城市人员不在压缩范围”。随即父亲就以此和相关领导交涉,但答复是:“必须有相关的证明材料。”于是父亲又奔赴太原找武副省长。因他对我家的情况特别了解,说明情况后,武副省长当即说:“你家确实符合政策,不用写证明了。我给榆次经纬厂的领导赵永和同志打个电话,让他给当地政府说明情况就行了。”就这样,我们全家留在了榆次城里,一直居住生活至今。

  1964年,父亲带我去省出版社商谈出版他写的农业技术书籍。此间,顺访了武副省长。巧遇他刚从“四清”点视察回来。在吃饭时,武副省长对父亲说:“对待干部的处理一定要慎重,切不可随便。”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在视察一个生产队的‘四清’工作时,工作团的领导汇报,有个基层干部有问题,是否开除党藉?我看过这个干部的材料,基层干部很辛苦,有这样那样的错误缺点在所难免,我们搞运动主要是教育干部,提高觉悟,允许他们改正错误,对待干部要大胆使用,又要严格要求,所以处理一定要慎重,还是留在党内教育吧!”这次交谈,在父亲和我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

  1966年“文革”爆发,武副省长被打倒。造反派用大卡车拉着他到各地轮番批斗。并把父亲也隔离起来,让检举武副省长所谓的罪行。面对造反派的质问,父亲只回答:“我和他是大学的同学,他后来成了党的高级干部。我和他仅仅是上下级工作关系。”造反派再三逼问,我父亲一直以沉默相对,为此也吃了不少苦头。到了清理阶级队伍期间,父亲还被揪出来批斗,罪名是“混入革命队伍的历里反革命”。当造反派找到当时已身陷囹圄的武光汤,调查我父亲的历史问题时,他大义凛然地指责:“不能这样对待党的干部!”并写出证明:“张树椿是资深的农业专家,和我是大学的同学,是我介绍他参加革命工作的,他的问题审干时早有定论。”之后,造反派没有办法,只好把我父亲赶往“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随着形势的发展,“五七干校”的干部陆续被解放,但父亲的历史问题仍被抓住不放,“五七干校”又派人员找武副省长调查取证。此时,武光汤已复出,任山西省委主要领导。经秘书汇报后,他答复:此事我早已写过证明材料。该同志没有什么问题,应尽快解放。

  至此,对父亲的审查才宣告结束,维持了1951年审干时的结论。父亲得以恢复工作,重返领导岗位。1982年,国务院授予父亲“农技推广先进”功勋章。这是父亲一生奋战在农业战线上得到的最高褒奖,也是党和人民对父亲工作的肯定。武光汤曾来电表示了祝贺。

  时至今日,武光汤副省长和我父亲都已作古。作为他们的下一代,我也年近七旬。抚今追昔,武光汤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认真执行党的政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不畏强暴、实事求是、平易近人的工作作风,以及保护党的干部、尊重爱护知识分子的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

上一篇:回眸常贵明同志
下一篇:回忆我的童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