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童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2016-12-08 16:47:24   来源:武汉 武增文    点击:

\

  我叫武增文,是山西省武乡县涌泉村人,今年八十三岁了。七十年前日寇发动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爆发,那年我刚满六岁,到一九四五年日寇投降,抗战胜利结束,我才十三岁。所以说我的整个童年是在八年抗战中度过的。武乡人民在八年抗战中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我作为一个武乡人感到无比自豪。我虽因年幼,不能为抗战作多大贡献,但也出过一些微薄之力,做过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一九三七年,日寇发动卢沟桥事变,大举入侵华北,在这紧要关头,我党与国民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为了共同抗日,将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同年八月东渡黄河,开赴抗日前线,八路军总部及所属一一五师,一二○师,一二九师三个师,全部开到了山西,其中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就到了晋东南地区。从此我的家乡武乡县就成了共产党,八路军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

  我七岁那年开始在本村小学读书,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三八年日寇九路围攻我晋东南,第一次到了我们村,就将村里的一座文庙和小学校全部烧光,还烧了老百姓的房子,抢走了老百姓的牲畜和粮食,连我家养的两箱蜜蜂也烧光了。一九三九年以后,日寇陆续占领了离我们村只有二、三十里路的南沟、故城、段村、松村等村镇,敌人三天两头出击扫荡,抢粮食、抓民夫,所到之处实行抡光、烧光、杀光的”三光”政策,狼烟四起,鸡犬不宁要。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恨死了日本鬼子。

  在我上小学的五、六年中,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敌人烧毁我们的学校后,就没一个固定的学习场所,又经常受鬼子的骚扰,但我们的学校在抗日政府的关怀下,一直没有停过学,敌人来了我们就在老师的带领下,转移到山沟里去,敌人走了就回来继续上课。学校没有经费,老师就带领学生开荒种地,打柴拾粮。我们除学习文化外,还上政治课,讲党的抗日政策,讲国际、国内形势,讲我军必胜、敌军必败的道理。那时虽然生活艰苦,环境恶劣,但抗日的政治气氛和热情却很高。八路军组织武工队,经常深入村庄,发动群众,建立抗日组织,宣传抗日政策。我还记得我们村第一任抗日村长武告成就是群众选出来的。村里还建立了武委会(民兵),农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等抗日组织。我是儿童团里的积极分子,村里有什么任务,老师总是让我们几个大一点的学生去完成。我们村里隔几天就有一次赶集,每逢集日,八路军武工队的同志经常来发表演讲,我们儿童团就到村口要道站岗放哨,查路条,不让汉奸、特务混进来。另外,有两件事令我难忘。一是一九四○年由彭总亲自指挥的百团大战,捷报传来,我们真是高兴极了。村里专门开了庆祝会;二是一九四二年,左权将军在辽县(今左权县)光荣牺牲,我们悲痛万分,村里开了追悼会。我们儿童团都会唱歌颂左权将军的歌曲,至今我还记得头两句“左权将军家住在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由于我从小就受到共产党、八路军的教育与影响,所以在我幼小的心目中,就认定了我最向往的地方是革命圣地延安;最敬仰的领袖就是毛主席、朱总司令;最喜欢的军队就是八路军;最恨的就是日本鬼子。我就下定决心,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参加八路军,打鬼子。所以我在一九四八年十六岁时,就报名参加了解放军。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七十年了,我们纪念这个日子,就是不要忘记这段历史。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否认这段历史,至今不认罪、不道歉,我们是坚决不答应的。我们一定要奋发图强,建设好我们的国家,使我们的国家强大起来。如果日本右翼势力胆敢复活军国主义,重踏侵略我国的老路,定叫他碰的头破血流。

上一篇:艰难岁月凝成的挚友情--忆武光汤和我父亲张树椿的情谊
下一篇:青涩年华的记忆--贺柳沟中学六十华诞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