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年华的记忆--贺柳沟中学六十华诞
2016-12-08 17:40:25   来源:武乡 孙如珍    点击:

\

  年近岁尾,晚间忽梦柳沟中学读时的情景,顿感意外,醒来一想,今年竟是柳沟中学建校六十年华诞,原来梦出有缘。

  六十年,弹指一挥间,一个花甲过去了。但那些青涩年华留下的记忆,宛若就在昨日,清晰可见,温暖心脾。

  我于1956年9月考入柳沟中学上初中,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三年。刚开始,叫柳沟高小附设初中班,只招了2个班,100名学生,我分在第二班。一切从头开始,老师从武乡中学调来三个,王定一、李煊、赵廷俊等老师,又从监漳高小调来李志宽老师。教室、宿舍由柳沟高小腾出几间房子挤着住,学生食堂新设在两间房子里与高小分灶。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四个老师领着百余名学生硬是开启了柳沟中学初创的第一步。

  老师们认真地教,学生们刻苦地学,拥挤的教师里,如豆的灯油下,传出朗朗的读书声,老师如父、学生听话,师生团结,共度初创时的艰辛。第二年开春,开始新修教室和学生宿舍。又调来一名教导主任殷士肤老师,后来史瑞秀校长走马上任,陆续调来张德纯,范素萍、武年铭、李宝泰、孙宝远等老师。学校名称正式改为武乡县柳沟中学校,1957年又招来一个班,排行第三班。此时,学校兵强马壮、初具规模,下午课后,篮球场上,热闹非凡,教室里,歌声阵阵,师生一起,尽情释放着青春的朝气。

  坐进新教室后,原来的煤油罩子灯换成了气灯,昏暗的教室换成了窗明几净的崭新教室,体育场有了、新宿舍有了、仪器室有了、图书室正在建。第三年又招来两个班,五个班的学生,十几个教师,在我们的眼里,这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学府。尽管三年里没见过电灯,学生们还穿着掩大襟夹袄和大档裤子,但在我们这群农村孩子的眼里,柳沟中学,已是我们心中的天堂了。

  我们这一代人,赶上解放后有了上学的机会,正好见证了新中国教育事业的起步阶段,所以,当年山沟里的那所中学校,理所当然地成了我们引为自豪的学术殿堂。

  初二年级时,碰上了我国开展反右派运动,根据上级指示,学校也开展了运动。我们学生不懂得这些,也对此不感兴趣,只是第一次看见了大字报,第一次开会听人批判右派言论。尽管各级学校是运动的重点,但几个月过去了,师生无一人被整,也无一人是右派分子,平和地度过了运动。在恢复平静之后,派来了四位老师,董巨芳任党支部书记、霍天寿任团支部书记、还有卢水福和另一名老师任班主任。他们是从县级机关干部中抽调来的,不教书,只做政治思想工作,名叫插红旗干部。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与大学毕业的代课老师不是一个作派,但都很朴实、敦厚,与学生相处还好,三四年后,他们陆续离开了学校。至今想来,这是加强党对学校工作领导的举措,是反右斗争后学校工作的新变化。

  那时,学校的教育方针是“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所以,在柳沟中学的三年里,劳动成了学生的必修课,每周都安排有劳动任务。一年级时是修建学生宿舍和教室,虽然基建工程由工队完成,但搬砖,运石料的事全由学生来做。我们去对面山顶上的陈家垴砖厂抬砖,个大力大的抬十块砖,个小力小的只能抬动四块块,两人一组,谁也不能偷懒。还从对面的山根抬开挖出来的石头。二年级时,开展勤工俭学。在原来兵工厂建的三座大窑洞内新建陶瓷厂。记得在壶关县请来的师傅指导下,我们都轮流参加建厂劳动。到后来,这个厂交给二轻局,成了武乡陶瓷厂。除此还学习理发、帮食堂大师傅做饭。目的是通过自己劳动,达到自食其力。三年级时,碰上大炼钢铁运动。我们停课参加炼钢,刨矿石、点炉炼铁。后又去松北水库工地劳动半个月,到南河坡大山里帮农民收秋,在雪地里刨党参。劳动锤炼了我们体魄,风雪坚定我们的意志。临近毕业时,学校开始在河不凌村建新舍,我们也为新校舍的建设出了一份力。曾到南郊村的山坡上扛椽。早饭后每人一张烙饼,作为中午干粮,还没到南郊村,烙饼已经吃完,只好喝老乡一碗米汤,扛起来往回返,半路上,饥渴难耐,硬是摸黑赶回工地,放下扛的椽,浑身瘫软不动。

  三年柳中学习,受到师长们的呵护和教诲,学到了知识,增长了才干,身心得到了磨砺,学友交了一大群。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曾爬到山顶上,在树荫下复习功课,站在巨石背上,谈理想抱负,十几岁的青春年少,大有书生意气,指点江山之气概。我们曾在老师的带领下,到西营水库工地写生,到王家峪红星杨前朝圣,曾站在自搭的舞台上演话剧,围在教室的火炉旁猜灯谜,度元宵......

  三年里,让我们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成长成憧憬未来的热血青年,我长大了!柳中,那座山沟里的中学校园,给我留下太多美好的记忆。当我们依依离别母校时,百分之九十的学生考取了高中、中专。母校,就像一位知识的巨人,一手把我托举到高一级学校继续深造。临行时,同学们眼含热泪,唱着那首当时流行的“九九艳阳天”的歌曲,与尊敬的师长,同窗学友握手告别,那悠扬的歌声久久回荡在空旷的山沟里。

  五十多年过去了,我又有机会路过曾经的柳中,亲手建起来的校园已荡然无存,变成一片瓦砾,杂草丛生。曾经的小山顶上,光秃秃的,裸露着嶙峋的石块。走到河不凌新校园,远远望见耸立的四幢二层楼房和宽阔的操场,原来的排房已大多拆除,柳沟中学上世纪的风光已渐渐消退,曾经全县排行老二的县立中学已归蟠龙学区管辖。不禁让人伤感。

  但,这些高楼与我无关,这里没有我半步足迹。我心中那缕美好的青涩记忆,仍留在那片瓦砾中,它已随着岁月的清风渐行渐远,不禁让人怅然若失。

  六十年,岁月无情,记忆永存。

上一篇:回忆我的童年——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下一篇:乘专机到北京,向周总理汇报闫红彦离世情况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