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专机到北京,向周总理汇报闫红彦离世情况
2016-12-09 15:01:22   来源:云南 郭海金    点击:

  总理又问造反派怎么知道闫红彦在小麦雨的?王副司令回答说,是陈伯达在电话上透露的。

  1966年夏天,造反派多次组织冲击昆明军区大院,企图将当时的昆明军区第一政委、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闫红彦拉出来批斗。

  省委书记赵健民出来劝说,反而被五花大绑、头带高帽、脖子上挂铁牌、背上插着三个“斩”字的令箭牌,押在公共汽车顶上在市中心游街。

  为平息造反派们的野蛮冲击,1966年十一二月,闫红彦曾先后两次到市中心的东风广场检阅台作检查;但都过不了关。造反派拟采用更恶劣的行径逼闫书记就范。

  为保护闫书记的安全,经请示中央、军区秘密地将闫书记安全地护送到省军区地处小麦雨的警卫团军营内保护起来,却被当时的“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陈伯透露出去。

  造反派得知后,立即组织大批人马上山围攻,打电话给闫书记,用极其恶毒、刺激的语言逼其走出军营,接受造反派的批斗。

  在这种内外勾结、被逼无奈的巨大压力下,革命了几十年、为党为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的解放军上将闫书记实在不堪忍受这种卑劣的侮辱,于1967年1月7日,含恨离开了人世。

  周总理接到闫红彦死讯的报告后心情非常沉重,立即指示,要省里派一个省委书记、大军区、省军区的有关领导及“造反派”的两派代表,到京专门汇报闫红彦之死的情况。

  当晚,确定了参加汇报的人员:省委书记郭超,昆明军区政委李成芳及秘书(已在京)、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王银山、省军区处长郭海金(笔者)参谋闫吉书、“造反派”人员方向东、黄兆其等。

  第二天一行十余人乘总理派来的专机到达北京。

  我们被安排在京西宾馆住下。快到吃晚饭时,总理办公室来电话叫我们立即去汇报。我们乘车前往中南海西花厅。进到总理办公室的接待室,总理一一和我们热情握手,连声道“辛苦了!辛苦了!”敬爱的周总理,虽然过分地劳累使他消瘦了,但眼睛依然炯炯有神,握手有力而温暖。

  总理关心地问我们吃饭没有?当大家不经意地说出还没吃,总理立即叫来秘书为我们四人安排了晚餐。接着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和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肖华、昆明军区政委李成芳及秘书也到了,一起听取了王银山副司令的汇报。

  我将闫书记的遗书递给周总理,周总理仔细阅读过后,又让我递给叶剑英元帅和肖华主任看,最后总理又拿过来看了一遍后很伤感地说:“不应当走这条路啊!你是书记,可以给毛主席打电话,向毛主席报告嘛。”

  王银山副司令在向总理汇报时一再检讨说,我没有保护好闫政委。总理说,在当前这种情况下,你一个人也保护不了他。总理又问造反派怎么知道闫红彦在小麦雨的?王副司令回答说,是陈伯达在电话上透露的。总理又问小麦雨离昆明有多少公里,王答有30度公里。

  这时,总理接了个电话后叫大家在会议室休息,他要去毛主席那儿有事,等他回来再说。此时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了,由于很疲劳,我们大家都在会议室里靠着沙发睡着了。到后半夜,总理打来电话说他一下子还回不来,让我们先回宾馆休息。我们回到宾馆时,天已大亮了。不管怎样,我还睡了几小时,可总理却是一天一夜都未眠呀!

  下午,王副司令接电话去了总理那儿。总理交待闫红彦的善后处理事项,并让秘书拿了几个毛主席像章送给我们四人(当时毛主席像章还很少见,我们非常感动)。

  晚上我们戴着总理送给我们的珍贵礼物乘机回昆明。

上一篇:青涩年华的记忆--贺柳沟中学六十华诞
下一篇:不同凡响的武乡秧歌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