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凡响的武乡秧歌
2017-02-03 15:32:06   来源:天津 崔晋槐    点击:

  武乡秧歌历史悠久,熠熠生辉。是一个有着浓厚乡土气息和幽默风趣的地方戏曲,她奔放、粗犷、活泼、明快。她虽然擅长表演农村家庭故事的喜剧、闹剧,但表演历史和社会题材的大型剧目同样出色,叫响,深受观众的喜爱。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武乡秧歌紧跟时代步伐,编演了大量鼓舞人心,催人奋进的优秀戏剧节目,为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所以说武乡秧歌不同凡响,她充满着无限的生机活力。

  从我记事起,武乡没有县办剧团,而有不少地方职业戏班。多数是武乡秧歌,如古台村的“鸣凤班”,蟠龙的“永乐义”,上北漳的“三元班”等,都是艺人自行合伙组建的小型戏班。1938年日寇侵入武乡,到处杀人放火,这些戏班无法为继,先后解散,艺人们各自逃生。1940年7月日寇占领段村,武乡分为东西两县。当年秋天武乡(东)抗日县政府将农村流散的三十多名艺人收留组建了武乡第一个县办秧歌剧团,即光明剧团。紧接着当年冬天武西县政府也组建了一个秧歌剧团,叫战斗剧团。在抗日战争中,两个秧歌剧团在抗日政府的领导下,为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及方针政策,动员广大群众积极参军参战和生产自救。他们不挣工资,和党政干部一样实行“供给制”,成天肩扛行李服装和道具,背着护身枪支,不顾敌人多次袭击包围,活跃在太行山区的大小村庄。运用秧歌这一艺术形式,配合党的中心工作,迅速反映农村的生活斗争现实,自编自演短小精干的戏剧节目。如《捉汉奸》、《招待所》、《胡春花拥军》、《革命妈妈》等为当地军民做宣传演出。遇着敌人的突袭扫荡,他们就同当地群众一块钻地洞“躲反”。平时,白天帮助农民抢种抢收干农活,配合民兵埋地窖,站岗放哨、保护村庄,晚上登台演出。记得敌占蟠龙时,离我们监漳五里远的胡峦岭有日军的炮台,居高临下直对监漳村,但光明剧团还趁着黑夜,到监漳村演出,这正是“冒着敌人的炮火”,在日军的眼皮底下做抗日的宣传动员工作。他们成为武乡人民抗战队伍中的一支生力军,深受农民群众的钦佩和赞扬,称他们是“舞台上的八路军”。

  光明剧团、战斗剧团的艺人们深入山区积极宣传抗日,直接参与抗日,在战争中锻炼成长,从丰富的战斗生活中吸取了先进文化艺术精髓,成就了他们的无产阶级觉悟和超前的进取精神,增强了戏剧创作实力,提高了表演艺术水平。当时闻名全国的两个大型剧目《王贵与李香香》和《小二黑结婚》,从编剧到演出,都来自武乡秧歌光明剧团。由于该团人才荟萃,好戏连台,轰动了整个晋冀鲁豫边区,1946年边区政府将武乡光明剧团升调为太行光明剧团。抗战胜利后,武东武西合并,光明剧团离开武乡,原武西战斗剧团改为武乡翻身剧团。

  1947年我在冀南银行总行工作。当时的总行机关分散住在武安和涉县的一些农村里。听说太行光明剧团在边区政府和太行署所在地的温村演出,我们单位的领导梁斌鹏主任和袁留中政委,因为早就向往光明剧团的名气,说是到处叫响的现代戏《小二黑结婚》和《王贵与李香香》两本戏都出自光明剧团的编导张万一之手......所以决定在百忙之中挤出一点时间,去温村看一个晚上的戏。我是他们的勤务员,这天晚上我陪他们从驻地索堡镇步行到温村,中间还涉水过了一条大河。首长们知道我是武乡人,认识剧团的不少人,就让我给他们做个“看戏顾问”。在演出中,随着演员们先后出场,我给他们逐个做介绍,那个是李海水,那个是崔来法,那个是郭子俊......当首长们看到鼓师打得鼓板是那么轻松自如稳坐如钟、琴师拉得板胡是那么带劲,弦音清脆响亮如同说话那么清晰动听时十分感动,就向我问及他们的姓名,我给首长介绍说,鼓师叫成保川。是我一位近门的外祖父。琴师叫任八孩,是我的表兄......这天晚上的本头是《改变旧作风》,开头还搭了一出《兄妹开荒》,演出非常成功。台下的观众除了当地的群众外,还有两个营的新兵部队坐在正中,机关干部,兵工厂的工人,学校师生,足有大几千人。开戏以后,全场观众雅静无声,都仰着头看着台上的表演,唱到动人的场面时,台下的鼓掌声一阵接一阵,叫好声,喝彩声接二连三。我的首长们一边看戏一边赞不绝口。梁主任说:“真是名不虚传,唱的太好了!”袁政委对我讲:“小崔呀,你们武乡不简单,出了这样一个好剧团,怨不得边区领导这么看重他们”。闭幕以后,首长们想让我引见一下团长高介云和编导张万一。于是我领着他们上了台拜见了这两位名人。他们紧紧握着高团长和张编导的手说:你们武乡秧歌不同凡响,出人才出好戏,你们光明剧团更是藏龙卧虎、精英荟萃,祝你们更上一层楼,芝麻开花节节高。

  光明剧团虽然荣升边区调离武乡,但武乡秧歌是一枝开不败的花朵,她鲜艳、芬芳、青翠欲滴,在武乡老区的红色土地上四季盛开、光彩四射。1951年10月,长治专区30个县级剧团云集长治进行会演竞赛,这是建国以后的第一次全区戏曲文艺盛会。武乡大众剧团以演现代戏《刘胡兰》,荣获全区第一,在武乡秧歌史上又书写了光辉的一页。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武乡大众剧团演出古装剧《蝴蝶杯》,曾经轰动了省城太原。观众场场爆满。扮演胡凤莲的郑桃英和扮演田云山的李海水等,一时成为名人,誉满省城。记得是1956年4月中旬,我从天津出差到太原,正遇武乡秧歌大众剧团在太原一个大剧院演出,省城随处可以听到这样的议论:郑桃英扮演的胡凤莲在台上就像“水上漂”、像“小飞蛾”,唱腔是那么悦耳中听,道白令人动情、拔人心弦、引人入胜......我是个戏迷,对武乡秧歌更是情有独钟。计划当天晚上去看一场。但到售票处一问,当天晚上的票前两天早已卖完,要想看的话,必须提前两天购票。我颇感失望,立时产生了一种感觉:武乡秧歌如天上的月亮,银光闪闪,令人喜爱,就是伸手够不着。不过时间允许,只好买了第三天晚上的戏票。

  在整个五十年代,郑桃英的表演艺术恰到好处,她名震三晋,唱红了上党。外县的人们都称武乡大众剧团为“桃英剧团”。她的声望为武乡秧歌增添了光彩,是秧歌史上的一个亮点。

\

  武乡秧歌在革命战争岁月和社会主义建设中,旗帜鲜明,与时俱进,武乡秧歌剧团为武乡各项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1946年光明剧团的荣升;1951年大众剧团在全区夺冠;1983年武乡秧歌《小二黑结婚》和《王贵与李香香》走进了电视荧屏,青年演员魏玉玉、安娥英、李玉平、霍爱英,鼓师成建国、琴师暴留庆,还有年轻的音乐家李金照脱颖而出。从武乡秧歌走出来的骄子高介云、张万一、王世荣、郝凌云等。他们一生从事戏剧艺术事业,分别成为中国当代有成就有名望的戏剧家,剧作家,作曲家和音乐家。高介云曾任山西省文工团团长、中国音协、中国剧协天津分会的秘书长,河北梆子剧院付院长、天津戏剧家协会付主席、主席,全国戏剧家协会理事。离休以后享受国务院批准的政府特殊津贴。张万一曾任山西实验歌剧院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山西分会副主席。1992年5月荣获中共山西省委和山西省人民政府授予的“人民艺术家”光荣称号。王世荣是山西省戏剧界的名作家,戏剧作品很多,曾入选《中国当代文化艺术名人大辞典》。这些亮点不仅是他们个人的光荣,也是武乡秧歌的光荣。我们说,武乡秧歌不同凡响,是因为她有一部闪闪发光的历史。

上一篇:乘专机到北京,向周总理汇报闫红彦离世情况
下一篇:岁月记忆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