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老百姓的贴心人——回忆李彦南同志在监漳乡工作的往事
2017-08-15 11:46:30   点击:

  武乡    崔晋峰

\

  1953年6月,武乡县农村行政体制改革,进行撤村建乡,改村制为乡制。撤销原有的186个村公所,组成了97个乡政府。当年7月1日各乡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李彦南同志调任新成立的监漳乡人民政府秘书。

  彦南同志是监漳花连角村人。他从加入党组织的第一天起,就时刻牢记着庄严的誓言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立志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以“只讲奉献,不为索取”和“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精神投入革命工作。在纪念建党三十二周年和庆祝乡政府成立大会上,政府组成人员个个发言表态,李彦南这样讲道:“我是在党的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政府工作人员,今后我就是一名为全乡老百姓跑腿办事的勤务员。如今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劳苦大众彻底翻身,从被剥削被压迫的受苦人变成了说话算数。骑马坐轿的体面人。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就是给大家赶马抬轿的,我们要赶好马抬好轿,让你们在马上骑得稳当,在轿上坐着舒服。”说到这里,他还来了个赶马抬轿的姿势。他的发言引来全场的鼓掌声和欢笑声。时过境迁,如今一些记性好的老人还常常忆起彦南同志当年的讲话,都说他是个实受人,是庄稼人的好干部,总和老百姓一条心,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当官的。

  监漳村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赵树理长篇小说《三里湾》的原型村。小说中三里湾村的村公所旗杆院,就是监漳村公所的所在地上南店。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出过举人,也没有竖过旗杆。不过上南店也是前后两个院,抗战胜利后经过土地改革,前院做了村公所、武委会和民革室,后院分给了三户贫农居住,其中一户是位孤寡老人、老伴早年去世、儿子在抗战中光荣牺牲。作家赵树理在村上工作时,认识了这位烈属老人,因为老人勤劳、善良,特别热心公益,她又住在后院,人们习惯称她为“后院奶奶”。平时,老人有空就到前院给公所帮忙扫院、送开水,冬天帮忙看火、送炉灰,上边来了女干部,晚上就和老人住在一起。赵树理在村时,常好到后院跟老人聊天,听老人讲村里的抗战故事,有时还帮老人担水、碾面、打煤糕。后来,他把老人写进了小说《三里湾》,在书中展现了“后院奶奶”可亲可敬的生动形象。撤村建乡时,因建国初期国家困难,便将原村公所改做乡政府。彦南同志上任后,他又和后院奶奶打起了交道。老人还和以往一样硬朗,仍然热心到前院来帮忙,并给彦南同志讲老赵在村工作时的往事。

  监漳村不同凡响,有一部闪闪发光的历史,在全国首开先河试办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这里是中国农村走向社会主义的源头,领导重视社会关注,新中国最年轻的女劳模任焕孩就是在这块红色的沃土上成长起来的。彦南同志来监漳工作充满激情,充满希望。作家赵树理当年就在这个村与农民群众滚在一块,与老百姓一块开会学习,一起下田劳动,一个锅边吃饭,一盘炕上谈心。这里的每一块土地,每一项工程,每一件工作,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洒下了他的汗水,发挥了他的智慧,他成为广大农民群众的知心朋友。他为监漳两个农业社制作的科学简便的记名工票,后来推行到全国各地农村。彦南同志每每想到这些就暗暗鞭策自己,今后一定要沿着党指引的方向,踏着赵树理的足迹,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多做贡献。这一年他二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候。乡总支书记任余庆,乡长崔晋才,都是年富力强的农村干部,他们都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磨炼,不仅觉悟高有见识,而且工作经验丰富。彦南同志从内心把他们当做自己的老师和可敬的长辈。

深入基层 他把工作做在田间地头

  彦南同志上任时,从老家带了三件“宝”,锄头、镢头和镰刀。村上人们和他开玩笑说,你是去政府当干部又不是去扛长工种庄稼,带这些干什么?他笑笑说,咱是庄户人家出身,不能忘了本,这才是咱们正儿八经的吃饭家伙。这是大实话,他这个农家出身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种田务农,因为父母离世早,弟兄姐妹又多,他是老大,很小就做了“家长”,学会了做饭搞家务。不满十五岁时就在抗日区公所当炊事员,早早学会了炒菜,做面食,连打火烧,拉拉面都是一把好手。

  为了尽快了解情况,他上任后就即刻下乡。当时正值苗荒麦黄的大忙季节,他扛着锄、拿着镰,一个村一个村跑,不论去哪个村,他都随同老百姓下地,说锄苗就锄苗,说割麦就割麦,他都是内行。一边劳动一边和人们拉呱,问长问短,休息时坐在树荫下,村干部们一边吸烟一边给他讲村里的情况,他都一一记在心里;吃饭时分,他就随便到一个农户家,吃顿现成饭。饭后人们午休,他就在村里到处转,看房屋、看牲口、看树木、看碾磨……就这样,他跑遍了全乡各个自然村和合作社,对各村各社的土地、人口、劳力、土地产量、牲口、羊群、猪、鸡、房屋、水果树、木材树株等各种数字搞了个一清二楚。同时,还对各村的村情,党团员的政治文化素质,村社干部的工作能力、工作态度和政策水平等,也考察得心知肚明。

  当时农村还没有全面实行合作化,有的村办了合作社,有的村还是互助组。一天,李彦南下乡去了一个村的合作社参加锄谷苗劳动,他发现有两个妇女社员锄的谷苗像纳的鞋底一样均匀,速度还超过了所有的男劳力。休息时,他表扬了这两个女社员,但其中一个女社员却不领情,说李秘书不要夸我们了,我们也不是好社员,过了这个季节,我们就不再出勤了。一时彦南被愣住了,问她为什么?这个女社员直截了当地说:原因很简单,社里评工记分不合理,轻视妇女劳力,男劳力得10分,女劳力只得7分,连我们这些出手最快、干得质量又好的也不例外,所以女劳力都不愿出勤。不过现在是大忙季节,常言道秋忙夏忙秀女儿还下场,我们也是顾全大局,在这苗荒麦黄的节骨眼,出来救个急。发现问题后,彦南利用工间休息时召集大家开了个座谈会,让每个社员都发表意见。彦南听了大家的发言以后才知道,建社以来劳力一直紧张,全社共有妇女全半劳力二十五名,但由于记工不合理,平时经常只有七八个人出勤干活,一方面田里的活计不能及时干完,另一方面,又有大量女劳力闲置在家。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彦南同志在现场组织了男女劳力劳动竞赛。结果,这两位能干的女社员把几个男强劳动力都比下去了,原来几个不服气的男劳力也都服了软,认识到这些女劳力不敢轻看,除了担挑活计外,做手头营生不在他们之下。通过地头竞赛,统一了思想。彦南同志根据大家的意见,提出了今后评工记分的办法:干同样数量和质量的活计,不论男女记同样的工分,这个办法叫同工同酬。由于解决了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充分调动了妇女劳力参加劳动的积极性,凡是有条件的妇女全半劳力都出了勤,农业社劳力短缺,生产进度缓慢的问题解决了。人们高兴地说,这个地头座谈会开得好,地头竞赛有成效。李彦南这种深入基层,联系实际,在田间地头通过参加劳动做调查研究的工作方法,受到时任县委书记王林堂同志的关注和好评,在一次县、区、乡三级机关干部会议上进行了表扬,号召大家向李彦南同志学习。同时批评了那些浮在上面靠电话要情况,凭空想象,爬在办公桌上估计数字,编造经验的不良作风。

  1953年,监漳村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任焕孩已经成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当年6月,全国妇联推荐这位“新中国最年轻的女劳模”出席了世界妇女大会,并在大会上发了言。长治地委、武乡县委的工作组常驻监漳村。四区的区委书记弓成木,区委宣传委员李银尧长期在监漳蹲点。监漳村农业生产合作社可谓报纸上有名,广播里有声。广播电台和报社记者常来常往,所以乡政府就成了联络点和接待站。作为乡秘书彦南的工作千头万绪,乡下来政府办事的络绎不绝,上边来人和频繁的电话,要数字,要典型,要经验,工作相当繁杂,但彦南总是有条不紊,井然有序,胸有成竹,件件有交待有着落,不推托不敷衍。李银尧同志也是一位深入基层的实干家,在监漳一蹲三年不动,很受农民群众的欢迎,但他更佩服彦南同志。他说:“彦南同志比我们强多了,他把整个乡的情况吃透了,汇报工作不用翻笔记,不用看材料,他就是一个活辞典、活档案,他脑袋里边有数字有实例有经验有办法,而且数字真实准确,典型突出,经验办法新鲜可行。上边来的记者也好,领导也好,上级各系统来电话要情况也好,他都能随口应对,满足他们的要求。”县长王维平常好来监漳检查工作,常听他的汇报,总是满意而去,王县长对彦南同志的评价是:忙而不乱,胸有成竹。

  一次,县供销合作联社主任,任汉中同志来监漳乡做农产品情况调查,彦南逐项进行了汇报。除粮食外,还有棉花、麻皮、红枣、大麻、小麻子、小芥、芝麻、核桃、花椒,包括杏仁、槐花籽、南瓜籽等小宗副产品情况他都汇报得一清二楚,每一项都有数字有分析有典型有实例。如花椒一项,某某村共有花椒树多少株,共产花椒多少斤,具体到某某户有几株,每年可卖花椒多少斤,他都了解。连人们最不注意的小宗商品南瓜籽,他都了解,能够说出某村的某户当年卖给供销社南瓜籽三十二斤七两,全乡总共卖出三千三百多斤。当彦南同志汇报到红枣一项时,任汉中同志要求汇报一个典型。李彦南立即端出古楼角这个红枣村,他说,古楼角村共有41户168人,全村共有大小枣树779棵,其中年产50斤以上干枣的大枣村有336棵,人均两棵。一般年景全村总共可产干枣三万斤左右。村民暴景秀枣树最多又会管理,有大枣树16棵,每年可产干枣一千多斤……由于彦南同志的汇报真实、具体,任汉中主任越听越有兴趣,他全神贯注,口问手写,边听边记,连喝口水的空儿也没有。听了彦南同志的汇报,任汉中主任惊叹他的工作做得认真、细致,一丝不苟,对基层情况了如指掌。老任同志最后说,我任汉中来自农村,来自基层,做了领导工作以后又长期扎在农村,自以为熟悉三农,但听了彦南同志的汇报,深感自愧不如,还得从头做起,向彦南同志学习,把工作进一步做深做细。

  1954年武乡第一次撤区并乡时,全县七个区,除保留洪水一区,蟠龙二区,故城七区改为三区外,原大有三区、姚家庄四区、东村五区、涌泉六区撤销,这四个区下属的乡归县政府直接管理,所以县里各部门都缺人。彦南同志因为忠厚老实,干工作不知苦不嫌累又极端认真负责,县领导十分看重他,几次想调他回县里,但乡里的书记乡长都不肯放他,都说他虽然只是个秘书,但发挥的作用很大,是全乡干部队伍中一个坚强有力的骨干,领导也考虑到监漳村农业生产合作社是全县的先进典型,任焕孩社长又是全国劳模,省地两级紧紧抓着监漳这个典型,所以监漳乡的干部队伍只能加强,不可削弱,而彦南本人始终坚信一条: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革命干部就是只讲奉献不为索取。弓成木同志做了乡党委书记后,很想提他作副手,与他谈心时,彦南同志诚恳地说:“我只要工作,不求职务,请领导多给我任务,不要考虑我当个什么,因为共产党的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能当好这个秘书就很不错了。”

  1955年,监漳村又搞试点,从初级社转为高级社。武乡的革命老前辈高沐鸿同志受省委的安排来监漳蹲点。此时他是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的副部长。来村后他也和当年作家赵树理一样吃派饭、住农家,每天接触的人很多,干部、农民、教师、医生,还有木匠、石匠、羊工都和他谈得来。高老从这些人的街谈巷议中听到都在夸彦南同志,人品好工作好,什么人都能看得起,高志十分钦佩。一天他在乡政府看资料,彦南同志埋头工作,这时有个乡下老农走了进来,彦南同志看见便起身一边叫着大爷,一边让老人坐下并给倒了一杯开水,高部长误认为老人真是他的大爷,一问,才知道老人是成家庄村农业社的饲养员,是来乡政府取他当兵儿子的家信的。高部长心想:怨不得人们都说彦南是个好秘书,果然名不虚传。

  在监漳乡整个高级农业合作化过程中,彦南同志以高度的革命热情积极投入工作,他深入各村各社,既参与治山、修路、引水、绿化、平整土地、挖汗井等具体工作,又和村社干部滚在一块儿,研究制订合作社的生产计划及长远发展规划,修改合作社各项经营管理办法……在全乡高级农业合作社工作总结大会上,李彦南同志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受到县委县政府的表彰。高沐鸿付部长对彦南同志的工作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在不同的场合多次提到李彦南同志,表扬他,说他是农业合作化的内行和专家。他说革命干部,共产党员如何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李彦南同志就是一个好榜样。彦南同志说,一个共产党员、基层干部不能有当官的想法,要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公仆,做一个为老百姓跑腿办事的勤务员,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深情回忆,他把群众当亲人

  这是1956年8月早几天,人们就听说李彦南要回县上工作了。这天早上,乡政府大院里挤满了人,外边大路上老的少的,男男女女,成群结队往乡政府走着,眼看院里已经挤不下了,乡党委书记弓成木同志、站在台阶上代表乡政府向欢送的人群劝解说:“彦南同志荣调回县里工作是好事,监漳的群众,包括我们乡党委和乡政府的全体同志都不想让他离开我们,但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大家都来送行,我们代表彦南同志向大家表示感谢,请大家回去吧。”但送别的人群就是不散,把彦南同志送出大院又送出村口。弓书记说,自古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到此为止吧,但他也是只说不停步,大家一直将彦南送到浊漳河边。浊漳河波涛汹涌,挡住了人们送行的步伐,几个年轻人帮彦南同志挑着行李涉水过了漳河。大家望着彦南同志渐渐远去的身影,件件往事涌上心头。

  几位烈属和享受五保的大爷大娘们,他们一边慢慢往回走着,一边用衣袖擦着眼泪念叨着彦南同志的人品,数说着他在监漳办过的好事。他们说,彦南虽说是乡政府的秘书,但他不像个干部,肩上不是扛着锄就是扛着锹,耕地、送粪、间苗、割麦、扬场、担挑……和个普通农民没有两样。

  他在乡政府当秘书,后来又当副书记。论理就该坐在办公室里写写划划,填个表格,打个请示报告,搞个经验总结……但他多数时间不在办公室,而是泡在乡下,甲村有财产争议了、乙村有宅基地摩擦、张家夫妻吵架、李家弟兄闹矛盾等等,他都立马下去调查了解,现场进行处理,而不是坐在办公室断官司。他是乡里的干部,但他没有一点架子,凡从乡下农村来的,不论老的、少的、种田的、放羊的,他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把他们当作亲人,问长问短,热情接待,倒水让座,让人感到不是进了政府机关,而像到了一个得劲儿的亲戚家一样亲切和温馨。人们说,当年作家赵树理在村上工作时,眼里尽是朋友,什么人也能看得起,彦南就和老赵一样,见了人们总是说话和和气气,微笑迎人。彦南工作认真踏实,不惜力气吃苦耐劳,成天与农民滚在一块,熟悉农村、热爱农民,就像是赵树理同志教出来的徒弟。他把全乡各村的烈属军属和五保老人都能牢牢记在心上,不是担心这个大爷没有水吃,就是挂念那位大娘缺了柴烧。有次他看见七十多岁的五保老人暴全今大爷拄着拐棍去井上提水,他马上过去给老人把水瓮担满。老人家不由流下了眼泪,动情地说:你们干部真是好人!

  这年春天,乡机关的干部职工出滩参加植树劳动,彦南和大家一同挖坑、担水、种树苗。大家休息时,他去林滩拾干树枝,收工时,他把一捆干柴扛回来放在军属崔中贵大娘的门口。老人颤颤巍巍地说:彦南是个好孩子,可有心了,眼里有穷人,要不怎么能当了乡干部呢。原来彦南曾经碰见过大娘出滩拾柴,他便把这事记着了,一有空就拾柴给大娘送在门上。

  说起拾柴的事还不只这一户,乡政府热天不生火,不能烧开水,素时用开水都由后院奶奶在自己家里烧好送到前院来。彦南觉得这位烈属老人家一心为公尽办好事,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一有空就外出拾干柴,有时在下乡回来的路上顺便拾柴,把老人的柴房堆满了,后院奶奶笑着说彦南这孩子两只手就不能闲,成天家就是放下耙耙弄扫帚。

  彦南在乡政府工作了三年多时间,他时刻想着老百姓,处处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在百忙中挤出时间给这些困难户担水拾柴成了他的家常饭。一担水、一捆柴不值多少钱,但他送去的不仅仅是一担水一捆柴,而是党和人民政府的关怀与温暖,让老百姓更加感到共产党好!毛主席好!人民政府好!

  彦南同志在工作中坚持身不离劳动,心不离群众,兑现了他来监漳乡政府上任时的诺言。在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人民是骑马坐轿的主人翁,彦南将自己当作一个为人民赶马抬轿的,这个比方恰当实在。他这个马夫当得好,他这个轿夫当得好,他是老百姓的贴心人。

上一篇:一场生动的报告会
下一篇:记忆当年配“公车”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