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乡县第一代汽车人——忆我们的父亲、原武乡发电厂汽车驾驶员魏庚戊
2017-10-10 13:41:00   点击:

武乡 魏彩虹 魏彩霞 魏彩英

\

  我们的父亲--魏庚戊,1936年3月8日出生于原城关公社松树庄大队庙坡村的一孔土窑洞里,在父亲1岁半时我爷爷就去世了,靠奶奶种地挖野菜和亲戚接济才拉扯大的,他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在苦水中泡大,在挨饿中煎熬,艰难中苦苦支撑着这个贫困而多难的家庭。

  1958年10月,父亲有幸成为武乡首批汽车的跟车徒弟,他跟的师傅是白芽村的武志珍,他与原潘龙公社柳沟村的韩廷北一起跟车,在学中干,干中学,既是搬运工,又是修理工,仅用一年多时间便能单独驾车行驶了,师徒们无不为他叫好称赞。当时开汽车的确吃香,能成为武乡首批157吉尔卡车的司机是一种荣耀。因为,当时书记、县长下乡都是骑自行车或者坐马车,可见,开汽车是多么的威风。从此,“魏师傅”这三个字成了他的代名词。

汽车队的“拼命三郎”

  1959年受“大跃进“的影响,武乡粮食严重短缺,两辆吉尔卡车成了从河南等外地调运粮食的主要工具,其他车三、四个人帮助装车,父亲身强力壮,一个人就能装满了车,二百斤一麻袋的玉米、高粮,他扛上搬下,叫人佩服不已。后来听他当时的同事韩廷北老师傅回忆说,更让人叫绝的是在1960年武乡第一条关河-城关10KV高压线路的架设运输中,一车装二十支水泥电线杆他都是自装自卸,别人的车不是用导链拉就是用多人抬杆装卸,而他自创了“一人装车法”,装车时他将水泥杆的大头先抱起放后马槽边缘上,然后开车后倒两米多,再下车将小头搬起推入车内,到目的地卸车程序相反,他特大头用随车带的麻绳将大头捆住并将大绳的另头固定在附近的树干上,随后上车前行两米多水泥杆大头自然放地,之后车前行两米多再抱小头放杆走人,就是这种办法因别的司机力量小抱不动水泥杆的大头而只能甘拜下风,“拼命三郎”从此叫响了当时整个武乡的运输行业。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公路建设处于刚刚起步阶段,父亲经常独自开车下河南,上太原,甚至进北京,长途行驶艰苦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河南途中四天时间,太原三天,去北京需要一周的时间,一路上自带食品,汽油等,吃住在路上,路上抛锚的的现象是家常便饭,既是驾驶员又是修车工,有时还是装卸工,一起学徒开车的人很多因此知难而退,对于三代穷人出生的父亲来说,吃苦耐劳是祖传的品质。为此,人称困难时期剩下的司机是大浪淘沙,沙里沉金。

爱车如命称“奇人”

  1968年,随着武乡中村发电厂建设的推进,由于运煤的特殊需求而首次采购四辆解放牌汽车,汽车司机极度缺乏,父亲被急调电厂支援建设工程。这一呆就是三十年,他对车的溺爱是如痴如醉。一天早午晚擦洗三遍,车身上下被擦洗得可照人影。有人打趣说,魏师傅的车都擦得快“没皮了”。就是后来驾驶上人人都嫌油污的油罐车也是一尘不染,令人惊叹,他拿上家里的洗衣粉,一次就是用一袋,母亲洗衣服都舍不得多用,而他洗车却出奇的大方,为此,常常引起母亲的牢骚满腹,我们姐妹们也对此大为不满。他修车更是精益求精,出车前检查,放车时复查,有丝毫异常都不放过,当时路况差,车辆质量也难以保证,被车放路上的现象是不足为奇的,而我们的父亲是从未发生过途中抛锚的现象,那个年代货车捎人是常事,但路上放人也不见怪,可电厂的工友们常说:坐魏师傅的车干净又放心。

安全行驶四十年

\

1959年国庆,父亲与电厂车队全体合影

  开车一年两年无事故可能比较容易,但难得是一辈子开车无事故。我们儿时的记忆便是:家里墙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奖状,“安全驾驶35万公里”、“百万公里无事故奖”、“优秀模范驾驶员”、“安全驾驶标兵”等,还几次光荣出席市、县劳模大会,父亲成了厂里交通安全的楷模,学习的典范,安全宣传的榜样。一次,化学车间的一名孕妇难产需去医院急救,家属不按车队指派特别点名,出现了非魏师傅不出车的尴尬局面,于是,厂里没办法就“明文规定”类似事情比照执行。

  安全行车是建立在父亲精湛的修理和检查车辆的技术水平上的。汽车的各种“顽症”,在父亲这里都能“手到病除”,是单位汽车队修车的一把好手,且名声远扬,当年县委书记的司机赵太生一年都要来找父亲修车两三次,附近的其他社会车辆也不时慕名而来,父亲都是来者不拒。

助人为乐传四方

  在武乡发电厂一提起魏师傅帮人干活的事情,人们便会说,两个字“认真”,三个字“太认真”。职工家红白事都乐意叫他帮忙,从头到尾,全程服务,总管的角色,主家的态度。对待单位的事情更是“包公”的思想,“警察”的精神——无私无畏。

  1989年由于职工所住的瓦房年久失修漏水严重,厂里便组织河南工队进行房屋重新修复,他首当其冲,担起了义务监督员。在进行到自己家他更是一丝不苟,在屋项参瓦过程中,他全过程监控,就是中午吃饭也是端着饭碗坐在房上,眼睛直盯着施工人员的“一举一动”,稍有不慎,返工重来,我们家住的平房参瓦就返工了三次,河南的“工头”都发话了,都像你老魏这么认真,我这活儿没法干了,但就在当年的八月武乡县遇上了几十年不遇的阴雨天,一下就是二十多天,除我们家这排平房外,家家屋顶漏水,外面大雨,屋里小雨,大盆小盆摆满床上地下,职工叫苦不迭,厂里没办法专车买回几大车油毡和塑料布供职工家属防雨使用,从高处看排排平房皆白色,唯有我们家“独善其尊”,事后厂长王毅在职工大会上大赞此事,并号召全厂干部职工开展向魏庚戊同志学习的活动,学习他认真负责的主人翁精神,学习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勤俭持家传后代

  我们家是电厂出了名的困难户,一家九口人,二哥从小因外伤变成精神病人,二姐小儿麻痹症,外加无儿无女的大爷,母亲常年有病,三次大手术,一年药不离口,父亲一个人赚53元的工资,可谓“灾难深重”,贫穷程度难以想象。

  父亲为了解决全家人的生计问题,出车之余,靠强健体魄起早贪黑在邻近的温水村开荒种地,又种粮又种菜,为家里生活提供了足够的补贴。冬天的西红柿浆一腌就是数十瓶,一直吃至来年的新菜上市。父亲勤俭持家可谓样样精通,自己打制订鞋工具,一双鞋总是在我们晚上睡觉时,搬出“专用工具”破了又补,补了又穿。自己加工取暖火炉,焊床焊椅,打制刀具,饼锅及种地工具等,家里就是小工厂,父亲就是土工匠。生活中更是勤俭节约无所不致,家中剩饭颗粒不丢,隔夜饭坏了酸了第二天父亲烧开再吃,长芽麦子,发霉结块的白面父亲砸开磨碎也要吃了。

  操不完的心,理不完的事。二哥精神异常一不留神,溜之大吉,深夜打着手灯找人是常事;二姐行动不便,常年送饭不能缺一,冬天下雪凌晨五点多父亲第一个先去把二姐上厕所的路打扫干净,以防她行动不便雪地滑倒;大爷无人照顾,亲戚贫困常来求助,父亲一一伸出援助之手,没有叫过一声苦,没有喊过一次累,没有休闲过一天,没有省心过一时。父亲命苦,父亲心累,积劳成疾的父亲于2005年1月22日离开了我们......

  父亲虽然离开我们已经十二个年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时时出现在我们的梦里,我们曾多少次的从梦中哭醒,儿女们真的很想念你!父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的一言一行、谆谆教诲永远铭记在我们心里。父亲,放心吧,您的子女们一定会为您争光添彩,把您的事迹发扬光大。

  父爱如山,终身难忘!可敬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上一篇:公道自在人间——追怀吉林同志
下一篇:血泪归途五千里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