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父亲
2018-03-14 11:29:20   点击:

武乡 张建芳

  自走上工作岗位以来,一直在做宣传工作,写过的稿件无数,获得的好评也不少,可是,关于父亲的文章一篇都没写过。不是不想写,只是“近乡情更怯”,总害怕手中的拙笔写不出父亲的不易,写不出父亲的不凡,薄化了对父亲的爱。可是,今天,2018伊始,跟随党总支赴大寨参加主题党日活动,看到一张张老照片不由想起了我的父亲生前也曾经到大寨学习、也有大寨展览馆中类似场景的照片,想起了父亲的不凡和不易,心中强烈激荡起一种写我逝去的父亲的冲动。

\

父亲    张怀照

  我的父亲,在我心中永远是中国传统且典型的父亲形象。

  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35年,但他正直担当、高大伟岸的形象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在父亲离开我们后的日子里,不止一人、不止一次问我:“记得你爸不?”半大不大的时候,那种幼年丧父的无以言状的感受让我面对这种问话往往都以一种强硬的、让人难以继续往下说的态度拒绝回答。这时候,问话的人便会讪讪地自问自答:“记不得吧,你小呢!”其实,我怎会记不得,父亲的形象早已永永远远地烙在我的脑海、心海,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永不模糊、引以为傲的印记,成为指引我爱岗敬业、友善待人的明灯。只不过有时真的不想触及心中最脆弱最柔软的那部分,我觉得它只属于自己,除了姐姐哥哥弟弟以及我,无人能真正理解体会它。

  《武乡人物志》这样写我的父亲:张怀照……先后担任武乡县水利局技术员、贾豁公社团委书记、大有公社公安特派员、大有公社党委副书记、大有公社核心组副组长、分南公社革命委员会主任、分南公社党委书记、故城公社党委书记、武乡县水利局局长、中共武乡县委常委、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同时兼任故城公社党委书记)、中共武乡县委常委、武乡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等职。在几十年的工作经历中……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各项任务,对革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普遍赞誉。在贾豁……培养出了当时全区的先进青年标兵……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保护不少老干部免受或少受批斗……成为全县农田水利建设先进典型……这是对父亲革命一生的高度凝炼。父亲积劳成疾,于1983年5月30日因病去世,享年45岁。在我心中,父亲热情、爽朗、有头脑、敢担当、有爱心、刚正不阿、粗中有细、严中带慈……请原谅,此时此刻我想把形容党的好干部、妻子的好丈夫、孩子的好父亲的词汇都写出来叠加在父亲的身上。因为,在我、一个女儿的心中,父亲没有任何不足。

  我记得,在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学的课文里有“公社书记爱画画,不画牛羊不画马”的内容,当读到这里时,自己便不出声了,那种感觉记忆犹新历久弥坚。我觉得那说的就是我父亲,因为,我的父亲是故城公社书记,父亲常常描绘的就是公社的发展蓝图。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为当时小小的自己生发的那种想法好笑,可回头想想,其实,那是对父亲的一种景仰啊!

\

父亲与群众一起劳动

  父亲始终保持劳动人民本色,经常深入农村田间地头,和人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父亲任故城公社书记时,有一阵子不断有人在夜间盗伐公路两边的行道树,于是父亲就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每天晚上沿着公路巡查十几公里。当母亲提醒父亲再叫上一个人做个伴也安全点时,他说自己就行了,不想影响别人的休息。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两个多月直到没有人再盗伐为止。还又一次,我们在吃早饭时,父亲挽着两条裤腿回来了,其中一条腿上还流着血。原来,父亲早上去查看农田灌溉时,发现有处水闸坏了,他没有去找人过来,自己直接下水维修,不小心腿被划了一道十几公分长的口子。我记得,大兴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期间,有一次父亲歪着脑袋回家,原来耳朵被电线划破流血了;飞播造林时,父亲天天戴着草帽早出晚归去查看播种效果,一个月下来,整个人晒得黑乎乎的还瘦了十几斤。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身先士卒、工作忘我、亲力亲为的好干部。

  父亲也是一个非常注重学习的人。因为白天下乡、开会等工作的繁忙,父亲总是坚持晚饭后到办公室批阅文件、看报纸,《人民日报》《山西日报》《红旗杂志》《参考消息》是他必看的,每天总是学习到深夜。他重病期间还吩咐政府办工作人员把报纸文件送到医院,在病床上勾勾划划。他还教育我们常读书,读好书,常常用《人民画报》上宣传的先进典型人物教育我们多学习勤劳动,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他常说:人一定要经常学习,不学习就不能明辨是非,不学习就不会解决问题。

  父亲还是一个好爸爸。父亲母亲在院子里撑起皮筋,我在上面跳来跳去;出差之时会他给我们带点香蕉饼干等在当时颇为稀罕的小食品;我们犯错会批评但取得好成绩他也会掩饰不住地高兴;父亲在晋城开会回来一病不起,家里火炉上摆着的父亲爱吃的花生和小饼干,而他自己舍不得吃总是招呼我们来吃 ……

\

父亲与群众在地头学习

  父亲是我们的骄傲。1974年父亲从分南调任故城时我还小没印象,但听我姐说,当百姓听到消息后纷纷煮上只有过年才舍得煮的“夹糖的”(当地小吃)前来家中看望,父亲看见群众手里拿着的小吃说什么也不肯让大家往下放,可真诚的百姓无论如何都不听,最后只好象征性地每家留两三个,就这也足足塞了满满的两簸箩。父亲正式赴故城上任时,分南附近村庄的人们几乎都来了,大家站在公路两旁(我家住在公路边),边哭边说不让走,载着我们的拖拉机已经走远,可人们还在原地依依不舍地挥手。我记得,父亲走上县领导岗位后,我家的院门(当时一家一院,还没单元楼)是从不关的,因为父亲说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一扇门把群众隔离在外。县城赶会的时候,二三十个乡下的老百姓来家吃饭是常事,这些人都是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的群众,大家借赶会之机来与父亲共叙丰收之喜、挂念之情。对此,父母从不觉得麻烦或者劳累,反而觉得老百姓能来自己家吃饭是对我父亲的认可,是党群干群之间没有距离,这样便于了解基层情况,可以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我记得,父亲去世后,县城乡下不少群众自发参加当时在县革委大礼堂举办的追悼会,大家以泪眼表达对父亲的哀思、对父亲英年早逝的惋惜……一宗宗一件件,我都历历在目。百姓的不舍是对父亲工作的最大认可,直到现在仍有他们那一辈的人提起来说,那是个没有架子、待人热情、受人爱戴的好干部。

  今天,我重走父亲曾走过的路,来到大寨参观学习。参观过程中,看到大寨纪念馆中的一幅幅照片,深埋在心底从不敢忘却的回忆在我心田慢慢绽放,再一次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父亲的点点滴滴。

  常常有人说,你父亲走的太早,你们没有沾上什么光,要是现在还在的话,那可不一样了。我却不这样认为。父亲留给我们的是正直、进取、忠诚、友善……直至今天,我们姐弟依然传承着这种良好的作风,并已形成了我们的家风。我们姐弟四个正是在父亲的影响下,秉承父亲遗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光荣入党、无私奉献、各有建树。可以说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父亲给予的。父亲虽然走了,但回忆会悄悄地让我们在一起,他高尚的品格一直在引导和要求着我们。

  我们回忆起父亲来,没有伤痛没有眼泪,有的只是骄傲与自豪。眼前,出现更多的是如今的幸福、快乐,还有从前的深情和难忘。只愿告慰远去的父亲,我们的爱没有缺失,大家庭母爱子孝、兄友弟恭,小家庭夫妻和睦、儿女优秀;只愿在天国的父亲一切安好,不要牵挂我们!

  后记:写一篇纪念我们英年早逝的父亲的文章,一直是母亲的心愿,也是我们姐弟四人的心愿。只是,每每想起父亲的早逝,手中的笔便会沉重无比,就如前文所说“总害怕手中的拙笔写不出父亲的不易,写不出父亲的不凡,薄化了对父亲的爱”,难以书写。如今,《我的父亲》成文,多年的想法终于变成了现实。父亲已然看不见我们笔端的思念,可是母亲是健在的,希望母亲通过文字能够感受到我们对父亲的怀念和感恩。

  2018年,是父亲去世35周年,以此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上一篇:深切怀念武亦文同志
下一篇:追忆武乡中学历史上的两位尊师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