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村上的一段往事
2018-06-28 16:46:00   作者:武乡 崔晋峰    点击:

  有天,我与一位村委干部老刘在一块聊天时,他讲到他们村为了活跃群众文化生活,促进脱贫致富步伐。在组建一个业余文艺团队时村上有位能歌善舞又有表演技能的年轻媳妇表示不愿参加。她说本人从来不参与无偿文艺活动,如果要她参加,每天不少于200元,否则不干。老刘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忽然想起了我们村历史上的一段往事,讲给老刘听。

  抗战前,监漳村曾有一个戏班,是个人自愿合伙办得民间小型文艺团体。规模虽然不大,也能唱个三天四夜七八场戏,并为村上培养了一批吹拉弹唱文武带打的戏曲人才。抗日战争爆发以后,戏班自动停业解散。1940年七月日军占领段村后,武乡分为东西两县。东面的武乡抗日县政府吸收了几十名在社会上的流散艺人,组建了武乡光明剧团。这是武乡有史以来第一个县办剧团。监漳原戏班的琴师任八孩、鼓师成宝川、唱大生的暴银照、唱青衣的崔来发等艺人都参加了光明剧团,成为专业脱产艺人离村走了。

  抗战胜利以后,老百姓生活安定了。村上原戏班的一些老艺人们,如冬去春来的大地萌发着重操旧业、登台演唱的欲望。当时上级也早有指示,号召各个编村都要有个业余剧团。老艺人魏书元、程志全、成新发、暴玉楼、任四林等,他们出面寻找村公所,要求组建业余剧团。

  抗战八年来,由于日本鬼子的烧、杀、抢、掠,全村破房塌顶残垣断壁,焦土瓦片,满目荒凉。老百姓多数少吃无穿。原戏班的戏箱戏装和锣鼓乐器残缺不全,破零五散,多数不能再用。为了振兴和重建家园,并组建业余剧团,村公所出面召开了一个村政干部会议,村长和政治主任都讲了话。与会的同志们争相发言,他们列举了八年抗战中,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全村群众积极投入抗战,胜利完成了征兵、征粮、送军粮、做军鞋、支前参战、抬担架转送和护理伤病员等战勤工作,村上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如青年们争相报名参军,奔赴前线杀敌,民兵们站岗放哨、埋地雷、配合八路军打游击、抢夺敌人武器、武装保卫老百姓抢种抢收等。全村拥军支前模范层出不穷......会议认为应尽快将这些英雄业绩、动人事迹加以记载和总结并编成文艺节目搬上舞台,广为宣传,用他们这种闪闪发光的英雄行为和勇于牺牲的革命精神,教育和鼓舞人民群众,去迎接并投入伟大的解放战争。

\

1968年,监漳村俱乐部演唱《沙家浜》剧照。

  会议生动活泼、士气高扬、主题突出并宣布成立了监漳村业余剧团,要求他们尽快投入文艺宣传工作,以文化引领家园的重建和振兴。

  剧团成立以后,面对的问题是戏装、乐器和舞台设施严重短缺,难以起步。为避免加重群众和村公所的负担又要尽快投入工作,全团演职人员发扬自力更生精神和老八路作风,不惜牺牲个人利益,他们情愿自己多吃糠菜少吃粮,把家里节省下来的粮食捐给剧团。这个三斗小麦,那个五斗小米,个个争先恐后,口号是能叫掘瞎眼不能抛了坡,使劲往上爬。一个家庭最困难的演员,几乎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家不让他捐,但他非捐不行。他母亲几年来拾麦穗积攒下来的一斗麦子,一颗也舍不得吃,藏在地窖的一个瓦罐里,准备着给儿子娶媳妇时用的。这次经母亲同意拿出来捐给了剧团。他说,抗战中许多同志为抗日救国牺牲了生命,难道我连颗粮食也舍不得,这像什么话?全团最多的捐小米一石二斗。最少的一斗。总共捐粮十八石六斗,合计二千九百八十二斤。剧团没花村公所一个钱,购置了崭新的锣鼓、乐器、幕蓬、新戏服装及舞台必备的设施等。

  剧团同志们公字当头、无私奉献的可贵精神,感动了全村群众。他们称赞说,剧团给咱唱戏,除了不挣钱、不管饭,还贴工贴粮,实在不容易啊!许多人家提出要给剧团捐粮捐款的建议。村干部们考虑到战后百废待举,老百姓生活普遍困难。况且解放战争即将开始,应积蓄力量发展生产,继续做好支前拥军工作,不必再为剧团捐助了。但不少热心公益的人们不乏心,还是想方设法为剧团排忧解困。农民崔三孩本来想为剧团办些好事实事,却借口说他也要参加剧团。人们说,你不会吹拉弹唱,又笨手笨脚,参加剧团能干个啥?三孩说,本人虽然不会拉打不会唱,但有的是力气,打扫戏台搬桌凳,扛戏箱是把好手。有天他听说剧团晚上要唱戏,他即早把戏台打扫得干干净净,把桌凳扛上台,并从自己家里拿上劈柴、担上煤炭上台把火生着,不让演员受了冷冻。当时农村唱戏,晚上还没有照明设备。挑货郎担的崔西旺大爷,家里也很贫穷。听说剧团要唱戏,他及时去本村油房打了五斤麻油给剧团送去,让晚上唱戏照明。

  抗战前的旧戏班有男没女,男扮女装。这次成立剧团,吸收了一部分爱好文艺有表演技能的女青年,其中有崔兰香、姜爱梅、郝焕芸等,改革了以往男扮女装的角色。当年秋后县政府在洪水镇调各个村业余剧团会演,监漳剧团出演现代戏《小二黑结婚》,十六岁的崔兰香扮演于小芹叫了响,不仅剧团得了红旗,崔兰香被光明剧团看中,非要调她不可,后来上级有关于不要削弱农村剧团力量的精神,才没被调走。

  剧团的宗旨是:唱英雄、赞先进、树公心、讲奉献。村上有个英俊健壮的小青年叫崔拴芳,18岁入党、19岁参军。参军前他是一位出色的民兵队长,村上的姑娘们都向往他,成为女青年们心中的明星,不少人搬亲友到他家提亲,村干部们都劝他先娶媳妇再当兵,但他坚决不干。他说,大敌当前,咱们的头等大事是抗日救国。不抓大事,一旦亡国娶了媳妇也枉然。他在欢送新兵的大会上讲,我崔拴芳的决心早已下定,不打败日本鬼子绝不娶媳妇!他的讲话感动了全村群众,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他当兵四个年头,立功四次,从普通战工升为连指导员,每次战斗他都带头冲往一线,所向无敌。1942年在辽县红杜战役中光荣牺牲,年仅22岁。

  我讲到这里,老刘惊叹:多么年轻有为啊!他的精神将永垂不朽。我接着说,他是八路军129师386旅769团的一名连指导员。这次战役他们部队打了胜仗。可以说这次战役的胜利是崔拴芳和他的战友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正如当今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崔拴芳同志参军时的初心就是“抗日救国”四个字,他的使命就是痛打日本鬼子。他用鲜血和生命胜利完成了自己所承担的使命。人虽逝去,精神永在,万载流芳。看来,一个人来到世界能活多少年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给这个世界,给这个社会做了多少事情。老刘接着说,这就是一个人来到世界的人生价值。一个人来到世界,光顾自己不看国家,不看社会,两只眼只盯着自己的钱包,活上百岁也毫无意义,是白活。

  接着我又讲了本村的几件事情。

  在抗战中,本村民兵崔存义、崔存维弟兄两个,争相报名参军,互不相让,结果两个都上了前线,为适龄青年做了个好榜样。张天云老汉的大儿子张书堂在抗日前线英勇牺牲,老汉又把二儿子张忠堂送在部队当兵,多么受人尊敬和赞扬!在整个抗战过程中,全村有近50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其中成来水、成磨锁、成张留、暴文孩、任效南、暴黑牛、崔恩怀、崔泽华、崔秀生等十七名青年都是独生子。因为战争残酷、牺牲比例较大,上级意见是独生子缓征。但他们抗日救国的意志坚强,非去不可。在欢送新兵时这些热血青年个个摩拳擦掌表态发言。当时的场景令人振奋。

  三奶奶的军鞋在全区拥军支前大会上夺冠。后来因她超了服勤年龄,妇救会没有给她分配做军鞋任务,老人埋怨村干部不把她当个人看,不让她参加抗日工作。她指着妇救会秘书成景文的鼻子说:大家都在忙着抗战,你们妇救会却让我坐在家里等死?我偏不死!不打败日本鬼子我能合上眼吗?后来干部们开会研究同意了老人继续做军鞋,但不属于战勤任务,是自愿。在三奶奶这种为了抗日救国无私奉献精神的鼓舞下,全村做军鞋的任务完成的又快又好。

  监漳剧团紧密联系实际,把这些典型人的典型事迹,都编成了文艺演唱节目进行宣传演出。通过唱英雄、赞先进、树公心、讲奉献等活动,杀敌英雄崔拴芳、送子参军的张天云、拥军支前模范三奶奶等都被搬上了舞台。教育和鼓舞了广大群众和新生一代。后来土改翻身运动开始,紧接着是解放战争拉开序幕。为了保卫胜利果实,解放全国人民。在全村又掀起了一个青年们争相报名参军的热潮。村武装主任、共产党员魏庆海首当其冲第一个报名参军。在他的带动下,青年们争先恐后抢着报名,顺利完成了征兵任务。

  这次征兵政策仍然是独生子缓征,但新兵中仍然有两名是独生子,一名是崔成贵,一名是崔凤林。他们两个参军意志坚定不移,是经请示上级批准入伍的。他们两个的共同特点有三个:第一个都是独生子;第二个都是才娶了媳妇;第三个,都是单亲。崔成贵有个老爹,崔凤林有个老娘。欢送新兵时,一个是父送子妻送郎;一个是母送子妻送郎。他们的事迹感动了全村群众。剧团根据他们两家的情况,编排了秧歌剧《光荣人家》。时过70多年,现在记得剧中有这样几句唱词。

  凤林上场时唱:

  手握钢枪上战场

  冲锋在前打豺狼

  母亲上场唱:

  儿子当兵娘欢送

  盼你早日上前方

  听从指挥苦练武

  团结同志紧跟党......

  媳妇上场唱:

  你在前方打老蒋

  我种庄稼把线纺

  拥军支前争先进

  料理家务孝敬娘

  祝你们天天打胜仗

  我盼你立功喜报传回乡。

  成贵上场唱:

  自幼贫穷去放羊

  不满十岁离了娘

  老爹辛苦大半生

  有幸来了共产党

  翻身当家做了主

  娶了媳妇住新房

  胜利果实要保卫

  时刻紧握手中枪......

  我断断续续讲到这里。忽然又想起老刘开先提到的他们村的事还没下文,是我从中截断了人家的话题,感到有点失礼。于是我又问到他村那位年轻媳妇后来怎么样了?老刘说:好了。现在态度和过去两个样了。那是我们村两委组织干部群众反复学习党的十九大文件,反复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提高了人们的思想认识,两只脚站在了高处,两只眼望到了远方,从讲索取变为讲奉献。这个年轻媳妇积极参加了文艺队并成为领军人。他在群众会上讲:一个人来到世界不能白活,要活得有价值,这个价值就是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个人自己的钱包......老刘讲,他们村的文艺队搞得很活跃,队员们不讲价钱不讲待遇,情愿个人贴工贴钱,劳心费火,起五更睡半夜,把村上在脱贫攻坚中的典型人物,典型事迹及时编成小戏剧、鼓书、快板、三句半等生动活泼的文艺节目,在舞台、在饭场、在街口等处演出,有力地带动了全村群众的劳动热情和创造精神,促进新农村经济的发展,诠释了“文化引领”的深意。

上一篇:怀念表叔姜一
下一篇:暮年心声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