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舅舅——陈伏龙
2018-07-16 17:12:00   作者:昆明 李光弼    点击:

  他在我的心目中,印象很深。高高的个头,宽壮的体魄,刚强的意志,诚善的面容。对老的或小的,关爱胜过自己。

  我姥姥只有我妈一个姑娘。舅舅在旧社会是穷人的孩子。有一年河南遭天灾,他全家人逃难到山西武乡县三交村河西村。我姥姥收养舅舅为子。他们虽然不是亲骨肉,但胜过之。全家人日子过得很团结,很和谐。

  舅舅常到我家看我妈。我家就在三交的河东村,来去很方便。

  日本鬼子侵占我东北、华北后,接着侵占了山西省太原市乃至全省。据我们村十里路的故城镇,就有一个鬼子的据点。敌人经常出来,到附近村庄杀人放火、拉牲口、抢粮、奸淫妇女、无恶不作。害的老百姓不得安宁。

  那时,在中国共产党地下党的领导下,村村都成立了民兵组织。任务是配合部队作战、站岗、放哨、掩护群众逃难、春播秋收等等。舅舅是民兵中的骨干,事事都在前。

  他们民兵还试制小钢炮打鬼子。用一根钢管制成炮筒,里面装上火药,放一颗手榴弹进去,点燃火药,手榴弹就打出去了。有一次,他们在山交的河堤上试验,炮弹打到了河东村, 的半中腰。有近一千米的距离。大家拍手为实验成功而高兴,欢呼!

  在抗战最艰苦的岁月里,有一天舅舅到我家,他对我妈说,他要参军上前线打日本鬼子。当时,我妈患有重病。她沉思了好久,最后同意支持,他的想法和行动。但自那以后,妈妈内心常挂着舅舅的安危。有天上午,我和几个小朋友在门前玩耍。听到了西北方向远处的枪炮声,响的很激烈。村里人说,日本鬼子出来了。在阵冲和咱们八路军打起来了。这事,当时没敢告诉妈妈,怕她联想起舅舅来。

  到天快黑时,噩耗传来了。村里人都说我舅舅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了。这事简直不可想象,就那么凑巧。我们全家内心里的悲痛,不敢在妈妈面前流露出来。都装着若无此事的样子。

  次日,舅舅的棺材就抬回来了。全家和村里的乡亲们忍着十分悲痛的心情,为他送行。舅舅被安葬在东鱼(地名)。埋坟地里。那时没举行什么仪式。大家离开了他。

  后来目击者说:舅舅像日本鬼子冲击。,身负重弹,倒在血泊中,鬼子过来用刺刀把舅舅活活捅死。他十指扣地,手指全是泥血。可想她当时的痛苦难受情景。

  不几天,我妈妈就去世了。

  我到部队后,和白瑞章处长谈起舅舅事,他说,那次战斗是他指挥的。你舅舅陈伏柱同志很勇敢、顽强。冲在前,光荣牺牲了。为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同志,在阵冲搞了三天悼念活动。

  后来,党和政府授予舅舅光荣的烈士称号。妗子享受着烈士家属的待遇。

  我想,这是舅舅在九泉之下,最大的安慰。

上一篇:深切缅怀魏来书同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