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
2018-06-28 11:22:59   作者:武乡 常志军    点击:

\
  “我的故乡并不美,矮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枯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过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

  初听这首歌时,我正求学在外,我惊诧词作者对我们村怎就那么熟悉呢?莫非……,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对号入座了,我的家乡正如歌词所唱的一样。

  我的故乡涌泉乡常家垴村,一个容有五六百口人的普通小山村,普通得与附近别的山村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在我的心中她是我的故乡而已。

  站在村子南对面的山梁上回望,村子坐落在一个坐北朝南的向阳坡上,村子的轮廓很像一个人的脸面,方方正正略有点上宽下窄,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孤立的四合院落,倒像是人的两个耳朵对称于脸的两侧,而且院中都有两棵笔直的柏树一年四季挥舞着绿油油的枝叶,熟悉的印象定格于脑海中,尽管离别家乡四十年,但始终未模糊过。

  位于村西头的那个独院子,家里大人们习惯称作“大庙上”而在我们心目中它是学校,因为从我们记事起他就是村里的学校,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院子留下了我们多少的美好回忆,我们从八岁进入校门直到十六岁考入县城上学,近十年的时光是在那个院子度过的。正面的三间房是正殿,坐在三尺多的高台上,退堂、四颗大红圆柱将房梁撑起,古老的门扇上、房梁上都有精细的工笔画如二十四孝图、虫鱼鸟兽、山水风景等;南面的房子称作南殿,正殿、南殿都是我们的教室,其中南殿中还分出一小间作教师办公室,西边三间房子作教师办公场所,东边房子用作库房和厨房,东南角是大门,西南角是厕所,院子的中央有两棵笔挺的大柏树,那时的学校规模相当不小,课时书声琅琅,活动时间整个院子是欢乐的海洋,孩子们跳绳、游戏,尽情的嬉戏打闹。让人喜欢的是校长用大红广告色写在墙垛上的仿宋字如“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等标语。女生们常用手指摸上涂在脸颊上、嘴唇上当胭脂、口红。放学时按年级站成五六个小方块的小学生身背书包唱歌放学一出校门分成几股各回各家。一届届毕业生送走,一茬茬新生迎来,为提高村民的文化立下了不朽的功劳。

  而村东头的那个四合院则是常家祠堂,对于我们这些孩子自然不明白什么祠堂,在心目中他就是粉坊,即做粉条的作坊。其建筑样式与大庙上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正房也是坐落在三尺的高台上,屋内门扇、房梁、墙壁上是袒胸露臂的罗汉图,门窗花纹雕刻得非常精巧;也有东西厢房,院中也有两棵笔挺的柏树,只不过南面没有房子,是个正向街门。在我们的记忆里没有祠堂的一点痕迹,正房内码着整齐的成品粉条,西厢房存放着做粉条的原材料如红薯、土豆、玉米等,而东厢房就是加工粉条的作坊,四五个师傅分工明确,有拉风箱的、有手持带孔葫芦瓢往热气腾腾的锅里漏粉条的、有手持笊篱从锅里往出捞粉条的,整个程序有条不紊。每每遇到像我们这些牵着大人衣襟的孩子随同家长去的时候,热心的师傅会给我们弄上多半碗新出锅的粉条,洒点调和就是一顿丰盛的佳肴,那年头每当母亲有事去粉坊我们姊妹们争抢着跟随,有时甚至得轮流。

  粉坊的师傅除了有本村的几个帮工外,有两个大师傅不知来自何方,操着外地口音,尽管慈眉善目但在我们孩子们心中还是有几分畏惧的,每天上午九点多捞出来的湿粉条要晾晒在院外,院外相隔几十步有一场院,埋着的树桩上扯着铁丝,铁丝上串着一个个环,师傅们将搭着湿粉条的小棍用环挂在铁丝上晾晒。这时正是小伙伴们偷吃的好时机,常有三五成群的孩子埋伏在僻静处,但等师傅往返的间隙将落在地上的粉条装在兜兜里,有胆儿大的敢从棍儿上撕下大把的粉条,一旦看见师傅们出来便一窝蜂逃散,要是让大师傅逮住据说要割掉“小鸡鸡”在我们小伙伴心里那是万万不能让逮着的。有一孩子家就住在粉坊附近,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着实让我们羡慕不已,常常想要是自己家也住在附近多好。后来我家还真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建房不过我已经长大过了那个时候。

  粉坊不仅出粉条,夏天还做凉粉,粉坊的北面紧挨着第四生产队的场房,每当夏天打麦子时,师傅们便肩挑凉粉担子出现在麦场上,尽管几分钱一碗,不用说我们这些孩子就是大人们也不是多数人肯买的,我们只有看着眼馋的份儿。能吃上凉粉的机会每年并不多,不过六一节那天是一定能吃到的。作为节日主人的我们必定身着制服到五里之遥的乡里参加体操、刺杀汇演,而粉坊的师傅也不会放过这一挣钱的机会,肩挑一担担凉粉去卖,而母亲总是吩咐师傅们让找到我们每人一碗凉粉,账回来算,走时也吩咐我们找哪个师傅吃凉粉。烈日下忙乎一上午的我们汗流浃背,口干舌燥能吃到一碗凉粉的惬意至今难忘。

  山里孩子的童年是丰富多彩的,不用说假期,就是周末甚至下午放学也会趁着天早,漫山遍野的疯跑,枣、梨、果、杏等时鲜水果干果总是不失时机的尝到,村里的山山岭岭、沟沟壑壑即使闭上眼睛也历历在目。站在村子最上边向四周眺望,东西南三面环山,东南方向是一条路,路傍着河,一直通向乡里。一年四季景色各有特色,春天桃杏花开满枝头,秋天瓜果飘香,经霜的树叶层林尽染,再就是正月村里用五颜六色的纸扯的吊子,煞是好看!

  那时山里的孩子相当省手,还没断奶就由哥哥姐姐背着玩儿,后来有他们手拉着,再后来就是跟在屁股后头,一天天长大。山里的孩子一年四季都不愁没玩儿的内容:春天我们到杏树底下找到小杏树苗,移栽会院里,小心翼翼,一遍一遍,不厌其烦,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渐渐丰富,由开始的只是拔苗回院里挖坑栽上浇水,到后来连根挖回来再到后来带母土栽,一年年过去了,院里一棵成活的杏树苗也没有,一千次一万次的失败也不会影响栽杏树的积极性。夏天我们到河边抓蝌蚪,逮鱼,打杏儿;秋天到打谷场上,大人们打场,我们钻到秸秆,穰子堆里捉迷藏,翻猫跟斗,中午做饭后,大人们就在做饭后草木灰烬里埋些红薯、山药蛋,待到太阳下山我们便回到家里从灰堆里掏出烧熟的红薯山药蛋来分食;到冬天下过大雪后最好的活动是扫出一片空地来,撒上谷子,用绳子拴根小棍支起筛子之类的东西扣麻雀。

  遇到村里有电影,我们必定早早吃过晚饭,到电影场上撒欢,等待电影开始,最喜欢的是电影开始时光芒四射的五角星伴随着音乐,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奇袭白虎团、闪闪的红星……一次电影能在脑子里住上个一月四十天。

  村子里的路四通八达,通向学校的,通向粉坊的通向大队的……宽窄弯直平陡各异,但有一点只要不是下雨天,总是干干净净,硬邦邦的,像是刚被大风吹过。

  自从离开家乡外出上学后,村子的印象便定格在脑海里,直到后来参加工作,虽然也不免回家跑跑,甚至住个十天半月或者更多,但都是住住而已,一来年龄大了,不疯跑了,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不用参加生产队劳动,家也从原来疙瘩上搬到村前边,所以也就对村里慢慢陌生起来。

  最近由十几个村联合发起重修常姓家谱一事,不免对村里的一些情况产生重新认识的需求,前几天一行人在村里族人带领下带着相机故地重游,我们边走边聊,我头脑里的固有印象得到巩固、更新。坐落在坡上的村子全部移到坡底下低洼处,原来的村庄靠上的多半部已经没有的人家,到处是残垣断壁,荒草凄凄,没有的一点村子的印象,原来硬邦邦的路、错落有致的房子,铺满石头的街道都没了原来的样子,粉坊、学校连残垣断壁也没有,扒开荒草依稀可见几块石头,要不是从小生长在这个地方真想象不出原来的模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草丛里,心里不免产生丝丝悲凉,从村东头到西头原来长长的距离变短了,原来高高的房子、墙垛变矮了,鲁迅先生的一句名言在此应该变成“地上本来有路,没有人走了也便没有了路!”

  时代在变,村子也在变,村子前边原来的庄稼地、梨园全部建成清一色的砖瓦房,宽宽的水泥路把一幢幢房子连接起来,村前宽宽的马路边上站着一根根太阳能路灯。站在村南对面的山梁上回望村子由于整体下移,大庙和祠堂相对上移,就像山羊的两只角,而越往前越宽,有点三角形的感觉。

  几人一行,边走边聊,脑子里增添了不少新东西,原来以为大庙是常家垴常家的庙,从那天才知道庙的主家姓程,是程家庙,当年还住过和尚,西边邻村大沿沟据说原来住着长工是给程家看坟地的,每到饭时便吆喝送饭的“给大爷送饭来”,“大爷”常住“大爷沟”,慢慢儿演变成了“大沿沟”,祠堂倒是常家祠堂,修建时院里的两棵柏树一颗来自沁县南涅水村,一颗来自沁县揳石村,且建祠堂历史不算太久远。

  常家垴的石匠远近闻名、历史悠久,关于常家垴石匠的故事甚多,据传当年该出120个大将,结果出了120个石匠,其实常家垴的石匠又何止120!常家垴石匠源于何时已无考,从古到今一辈一辈的石匠经久不衰。我的父亲从十三岁就开始跟人当石匠,我小时候记得父亲经常给人家碫石磨,打石头狮子,一块见方的石头经父亲的手变成了惟妙惟肖的狮子,长乐村百团大战纪念碑出自父亲之手。改革开放后,土地承包后农闲时间村里一批批的男人身背锤子錾子走出家门打工挣钱补贴家用,一块块不规则形状的石头经匠人的锤錾加工便是四四方方、有棱有角,面儿上布满了一条条均匀的斜斜的平行线,过去盖房、筑大坝、修桥梁所砌的石头都经石匠雕琢。门里出生,自会三分,耳濡目染哪个常家垴的男丁不会玩儿一把石匠,据说前些年村里有人将石头用锤錾雕刻成伟人像到太原等地出售,其逼真的程度可想而知。那还不是专业石匠呢!特殊的环境练就特殊的本领,常年与石头打交道,难免将石头屑溅到眼里,他们能将石头屑用錾尖从眼里扒出来,这在医院里是一个不太简单的手术哩!由于常年在外做工,石匠不仅懂得石匠活儿,就是一般的选择阴阳时辰、如何辟邪驱鬼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下午,乘车回返时,村前几百米的小河上正在建桥梁,一群石匠正在叮叮梆梆的碫石头,一座大桥即将从常家垴的石匠们的手中诞生!

  故乡!那片生我养我的地方,将会变得一天比一天美好!

上一篇:武乡武林出新秀——访刘少英、刘少林姐妹俩习武报国初露头角的动人事迹
下一篇:春日故乡感怀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