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
2017-11-15 09:28:00   点击:

  有一首歌中唱到:“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杨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哦、哦、 哦、 哦,故乡、故乡,........”。这首歌中所唱的正是我的故乡,以前的真实情况。

  我的故乡在潘龙镇石瓮村。位于武乡东部偏远山区与黎城县接壤,与太行龙洞紧挨。四面环山,道路崎岖,土地贫瘠,水源奇缺。真可谓“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粮食收成少,吃水更发愁。我从小就生长在这个贫穷的山村。从记事起,吃的是疙瘩,和子饭,米汤、炒面(谷子,玉茭,豆子炒熟合和磨成的面)。穿的是粗布旧衣裳,露脚趾头鞋,住的是窑洞,土坯房,住了一天又一天,过了一年又一年。生产劳动。担圊送粪,上山打柴,全靠肩担背扛。还有两大难,一是行路难,羊肠小道,山路崎岖,杂草重生,又光又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到山沟里。二是吃水难,全村六七十户,二三百口人,就靠村东一里处的一口十几丈深的水井,水量很小,

  只能供全村三分之一的人用水,供不应求,担水排长串(队),常发生争吵,大多数人靠自己打的旱井或到四五里远的外村,向阳村、石泉村、蒺藜坪村和西沟坟凹,石圪井等地挑水,半天才能挑一担,还是浑浊泥水,回来后净化,真是水贵如油,你到村里做客,宁愿让你多吃点饭,也不想让你多喝一口水,还有一个真实的笑话,村民王三孩家的女婿在北京工作,有一年回来探亲,洗脸用了半洋磁盆水,老丈母娘看了用那么多水,心疼又恼火。逢人就又说又骂:“我那个女婿狗日的,二指宽的小脸,洗脸用了半洋磁盆的水,就烫退猪毛也用不了那么多水”。由此可见缺水的困难到了何种程度。我上中学放假回家,放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到外地去挑水。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参军到了部队,可是家乡的情景历历在目,时刻浮现在眼前,有时晚上做梦,梦见家乡的父老相亲们,日出而行,日落而息,终年辛勤劳作,有的连温饱都解决不了。心想什么时候家乡的人们才能脱离贫穷富起来,过上好日子。

  七十年代中期探亲回家,看到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条河梁还是那道梁,房还是那座房,小河依旧,面貌未改,只是娘比以前苍老了些,添了不少白发。

  八十年代初,我又探亲回家,村里实行了联产责任制,村民们的生产情绪很高,起早贪黑,精耕细作,希望有个好收成,有的人承包了荒山、果园,有的做起了小生意,办起了小工厂,村里正在变化。

  九十年代我回去,看到村里的人们正在修路,植树,安装电缆。拖拉机耕地和送粪拉粮,不再是肩担背扛,有的跑运输,有的做买卖,有的外出打工,家家安装上了电灯,有的盖起来新瓦房,有了自行车,缝纫机,半导体收音机,黑白电视机,每天能吃顿白面大米,村里发生了很大变化。

  2000年以后回去,村里的公路直通县城和省城太原市。太行龙洞的游客络绎不绝,路过我们村,使寂寞的小山村红火热闹起来了,村上的人们去龙洞卖点小食品和土特产,原来的荒山秃岭披上了绿装,公路两旁绿树成荫,绿油油的庄稼茁壮成长,丰收在望,每天吃白面和大米饭成了家常便饭,不是过年也常吃饺子,家家有了彩色电视机,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改善和提高,令人遗憾的是,吃水难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只是有辆拉水车,每天到外村运水供人畜饮用。

  2010年以后回去,故乡又发生了最大的变化,村村铺了水泥路,家家按上自来水,自古以来的两大难事解决了,人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有的人家盖起来二层小楼,有的买上了大货车,小轿车,摩托车,电动车,有的办起了农副产品加工厂。冰箱、空调、彩电、电脑、手机等,进入寻常百姓家,使一个贫穷的小山村变成了一个新型的农村城镇。这都是改革开发以来,党的富民政策带来的巨大变化。真是今非昔比,思绪万千,浮想联翩,有感而编,几句顺口溜。我的故乡实在美,真是昔日不能比。村村通了水泥路,家家按上了自来水。出门就能坐客车,直通县城和太原。要想旅游也不远,太行龙洞四五里。种地分的责任田,自由种植自管理。农税公粮全减免,种地还给补贴钱。上学一补和两免,看病农合出的钱。危房补助一万几,老人给发上千元。吃的白面和大米,穿的西装时尚鞋。住的二层小洋楼,玩的电脑和手机。农忙季节种好田,农闲时间去挣钱。勤劳致富奔小康,一年更比一年强。

上一篇:我的家乡山交沟村
下一篇:谁说老年万事休 挥毫追梦志不朽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