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乡顶灯:璀璨灯火点亮巍巍太行
2017-11-14 17:38:00   点击:

长治    崔晓宇

\

  武乡顶灯是集原创性、地域性、丰富性、艺术性、群众参与性、艺术与百姓生活的贴近性于一体的民间社火。每逢年节,顶灯表演者剃光头发,在脸部和后脑勺上勾画出脸谱,伴着欢快的传统音乐上街,以求来年风调雨顺,有一个好的光景。

  前段时间,我市首届文化艺术节上,武乡顶灯作为武乡地域文化特色浓厚的民俗表演,向来往的四方宾朋展示它独特的魅力与风采,无论是艺术表演形式,亦或是艺术本身的魅力都让四方宾朋啧啧称奇。

深情一眼 挚爱千年

  武乡顶灯是集原创性、地域性、丰富性、艺术性、群众参与性、艺术与百姓生活的贴近性于一体的民间社火。每逢年节,顶灯表演者剃光头发,在脸部和后脑勺上勾画出脸谱,伴着欢快的传统音乐上街,以求来年风调雨顺,有一个好的光景。

  当地老人们盛传,武乡顶灯距今已有千年历史,之所以在表演时要表演者要剃光头,且在面部和后脑勺都画上脸谱,这和武乡当地的一种传说有着密切关系。流传最广,也最为当地人信服的是武乡顶灯与后赵皇帝石勒有关。

  根据《武乡县志》记载,石勒,武乡人,传说当时的统治者经常在夜晚偷袭石勒所在的部落,将抓到的人当做奴隶,为了反抗统治者的压迫,石勒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统治者来抓人的时候让大家把头剃光,在脸上和后脑勺勾画上狰狞的脸谱,头上顶一盏油灯,官兵们看到后以为见到了鬼怪,奔逃避让。直至今日,武乡顶灯的表现形式仍然没有大的变化。

  今年72岁的魏德华是武乡县赫赫有名的顶灯能手。在老人的记忆中,每年正月里最开心的事就是混在顶灯的表演队伍里,学着大人的样子过大街走小巷,挨家挨户地去送喜气。虽然那个时候纯属瞎起哄,但也让魏德华与“顶灯”这项武乡所独有的古老民间艺术结下了缘。

  魏德华老人说:“小时候,偷偷拿家里的碗来练顶灯,因为没功夫常把碗摔碎,也因此挨了父亲不少打,不过,父亲最终还是把他顶了一辈子灯的经验教给了我。与其说是为了补偿打我的愧疚,倒不如说是想让我把这门民间艺术传承下来。”

  一盏油灯如何能在光溜溜的脑袋上立稳,并且还能随着音乐的节奏来回穿行于街道?老人告诉我们:“头要正、脖要硬、腿要软、臂要展,只要反复练习,便能驾车就熟。”

峥嵘岁月 特殊武器

  武乡这片红色热土曾经饱受战争洗礼,武乡顶灯在那段峥嵘岁月里历经沧桑,但它仍然以一种独特的姿态流传于后世。

  魏德华老人告诉记者,按旧时顶灯艺人的规矩,只有顶灯艺术高超的人才能用最大的碗做灯。他们村里曾经有一位顶灯人,有着很好的技艺,平日里顶灯所用的碗用红布包着,只有在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日子里他才会把它拿出来,装上自己亲手洗干净的沙,并且碗口边糊上金光闪闪的五角星。对于这个传统的由来,老人说这和当年抗战有关系。

  那是在1940年的11月,顶灯队接到了边区政府的通知,让他们到八路军总部演出庆祝关家垴战斗胜利,并说朱德等都会观看。魏德华老人讲,虽然当时顶灯艺人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可心里仍有些紧张,生怕演不好。谁知道演出结束后,不仅传来热烈的掌声,更让顶灯艺人想不到的是,朱德总司令居然走到他们面前,拿起顶灯的碗看了起来,边看边风趣地说:“嚯,好大的一个碗哟。啷个,你这个碗要比别人大出好多哩?”边区政府的同志告诉总司令,只有顶灯队里的头儿才能用这么大的碗。总司令边听边笑着说“:好嘛,好嘛。”然后又看着顶灯艺人说:“我刚才听你们唱得蛮好,能不能用这样的形式来宣传我们的抗日政策?”艺人们连忙点头“:请总司令放心,我们一定努力办到。”从此以后,武乡顶灯便成为宣传抗击侵略者的“特殊武器”。

几度轮回 眷恋长留

  事实上,除了顶灯自身的艺术价值,更值得后人铭记的还有这其中饱含的非凡意义——顶灯人的脑袋时刻保持端正,除了怕把灯摔了的原因,其实也是在告诉人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说话间,在魏德华老人的指示下,村里的年轻人拿出顶灯所用的道具——日常吃饭用的碗,里面装上沙土、中间插上蜡烛,再把彩色的纸剪出图来粘贴到碗上,表演时舞者在头顶点燃灯碗,双臂上下摆动,或手插腰间双肩摆动,若加上打击乐器的伴奏,这便是最地道的武乡顶灯。

  对于顶灯的传承,在前些年,老一些的顶灯艺人十分着急。因为村里的年轻人不知道“顶灯”,甚至笑话顶灯人。每当这时,老艺人便反复对人们说“:再这样下去,咱老祖宗传下来的好东西就真的要消失了。”

  于是便有了一些老艺人主动去教大家顶灯。在原来表演只是走个简单的“十字步”的基础上,参照老一辈艺人的讲述编排出了“蛇脱皮”、“单双插花”“、巷帘筒”等不同的队列形式,极大丰富了顶灯表演形式,也更加具有了观赏性。现在县城及周边几个村里的顶灯表演都采用的是他们编排出来的队列形式。

  魏德华说:“顶灯真正火起来是在2011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加上这几年,县里头大力发展红色旅游,我们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八路军文化园里演出,挣工资,咱一个庄稼人也成了演员。”

  武乡顶灯虽被列入到我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当中,然而,在武乡县采访时了解到,现在除了城关村和东村两个村子还能集体表演顶灯外,武乡县其他村子里已经基本没有了顶灯这种文艺表演形式,而且随着顶灯老艺人越来越少,顶灯表演手法以及表演技巧方面也已经大不如前,武乡顶灯面临着保护、开发与传承的难题。

  现如今,武乡县有关部门针对武乡顶灯在传承和发展中遇到的问题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保护这一流传千年的民间艺术表演形式。文艺工作者也正尝试着将武乡秧歌以及其他民间艺术形式融入到武乡顶灯的表演当中,丰富其表演形式和内涵,使这项流传千年的民间艺术始终保持着它的生机与活力。

上一篇:略谈抗战建筑的设计特色及其保护利用
下一篇:太行乡村教育博物馆(筹)藏品征集启事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