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第一次躲反
2017-03-30 16:20:18   来源:长治 暴忠秀    点击:

  童年,不满六岁的我就经历第一次躲反,乡亲们也叫逃难。顾名思义,躲之藏,逃之跑,意及躲避战乱。那是1938年4月,日军纠集10个联队,约3万余人,大举向我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发起九路围攻。实行所谓:“广大广大地开展,压缩压缩地消灭”之战术,企图将我八路军和八路军总部消灭于辽县(今左权)、榆社和武乡地区。

  为防备日军来犯,起初,抗日政府组织我村民众,在村前河滩就地取料,垒起一道石头屏障,旨在阻拦日军车辆通行。但由于“干打垒”修而不固,这对狡猾之敌人来说,效力有限。4月10日前后,日军由西面同蒲路的洪桐、太谷、榆次,北面由正太路的阳泉、平定,东面由平汉路的邢台以及南面由邯郸、涉县等地之敌,共分九路相继推进。尤其是在日军苫米地旅团长带领六千余敌,又共分两路即一路以105联队为主,由长治经襄垣入侵武东(武乡东部);另一路以117联队为主,从屯留经沁县,直入侵武西(武乡西部)。其目标是:东西夹击,两面合围,把武乡抗日根据地作为重点进攻之地,妄图集中兵力,聚而歼之。时而,日军来势汹汹,气焰十分嚣张,空中有飞机轰炸,地面用炮火开路,恐怖一时。可以说,所到之处用尽“三光”政策,惨无人道,罪行累累。

  此次,九路围攻,日军突袭扫荡,村人毫无防备,在万分紧急情况下,乡亲们只好临危求生,各顾逃命。记得当时母亲为了救我,来不及抱炕上未满百天的小妹妹,拉起我就跑,一同跑进窑科沟(独户院)双林大爷家窑洞里。我们前脚刚出门,随之北上合梁三则表叔(我家亲戚)从他屋亦快步走到院里,正要准备离开时,忽然听到有小孩哭声,折身进屋一看,原来是小女孩在炕上躺着,他二话不说抱起孩子就往外跑,一气跑进窑科沟,才将小妹递到母亲怀中。当即母亲感动的不知说啥才好,只是含泪致谢。这次多亏好心人临危相助总算救了妹妹一条命。其实,窑科沟双林大爷家距我家仅有几百米远,只不过他家居于村西边,地形较为偏隐一点罢了。此次,幸运日军未进沟搜查,让我们逃过一难。

  然而,有的乡亲就不那么幸运了,本家德楼叔,此人有点智障,见日军来了,他赶紧跑到窑科沟,钻进了沟口的一处窑洞里,据说日军进洞搜查时。他听到动静往外探头,敌人发现目标,枪弹顺影而发,德楼叔当即被枪杀了。还有村邻暴碾锁、暴来锁两兄弟,由于敌人来势太急,来不及躲藏,他俩便急中生智,翻墙爬上了大门外小平房上,会被敌人发现,将他俩抓下来强行拉进院子里,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两人杀害,并放火烧毁了他家房子,瞬间家破人亡。日军撤退后,其家人返回后目睹惨景,不知所措,全家人哭成一团。尤其是老母亲,看见儿子们倒在血泊之中,极度悲痛以至于休克。试想,老年丧子,倾刻间失去两个儿子,无论事落谁家也是难以承受的。随后众邻闻讯赶来,面对悲惨事情,一面对其家人开导相劝,“死者已去,生者惜身”应节哀保重,另一方面大伙凑钱备物,赶忙帮助料理后事。据统计:这次,日军九路围攻,全村被杀害5人,烧毁房屋110间,抢走耕牛10头,村民重要财物被抢夺一空,使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了重大损失。血债要用血来还,乡亲们化悲痛为力量。尔后,积极响应上级号召,村上有10名青年踊跃报名参军。特别是碾锁、来锁儿子们,为抗日杀敌,为父报仇,其叔伯三兄弟,齐心合力,先后相继都参加了八路军。

  这次,日军九路围攻,村民虽损失惨重,教训深刻。然而,它将是刚刚拉开了抗战躲反逃难的序幕。在随后漫长而又艰苦抗战岁月中,又究竟经历过多少次险恶战势?背井离乡逃过多少次难?为求存藏身,在地道里度过多少个日日夜夜?至今,我亦难以记清。概略所经诸如长乐急袭战、关家垴战役、蟠龙围困战、解放段村以及郭家垴大年初一遭遇敌人、枣林逃难又钻洞、西堡逃难路上炮声隆、浊漳河上枪声击、夜半钻洞敌情紧、午时雨天敌临袭、蟠龙据敌常抢菜、拂晓全村被包围、我被熏死地窖中......总之,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这代人的童年,就是在战火硝烟中度过的。之所经所受,战争不断,磨难多多就是了。

  苦难立斗志,人生更坚强。忆往思今,我作为一名死而复生者,能幸存下来,太不容易了。诚然,用辩证观点者,坏事亦可变好事。在经受了残酷战争考验与艰苦环境磨砺的同时,从而,也增强了自我胆识,锻炼了坚强意志,使之,为后来人生奋进,增添了智慧和力量。我们今天在康乐生活中要居安思危,警钟长鸣。因当今世界仍不太平,日本右翼势力有所抬头,企图否定侵华历史,其罪责难逃,中国人决不答应,我们这些幸存者就是历史见证人。

上一篇:红色武乡行
下一篇:太行“母子情”--我母亲给八路军孩子当奶妈的故事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