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母子情”--我母亲给八路军孩子当奶妈的故事
2017-03-30 16:34:49   来源:长治 武金山 口述 武云唐 整理    点击:

  光阴似箭,岁月无情。蓦然回首,我已是古稀之人。随着年轮的飞转,许多往事如过眼烟云,从自己脑海中流逝,但有一件事,却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这就是我母亲给八路军孩子当奶妈的事。

听说是给八路军的孩子当妈妈,母亲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我的老家是太行腹地武乡县大有乡枣烟村。这里地处武乡县东部山区,在抗日战争时期是有名的抗日根据地。威震太行的“名扬游击队”队长魏名扬,就是枣烟村人。

  1944年,抗日战争进入了第七个年头,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期。我家和根据地的所有村民一样,在党的领导下,加紧生产的同时,做军鞋,炒炒面,为支援八路军打击日军,做好自己应做的一切事情。就在这年夏天,我出生没几天的小妹妹不幸夭折。当时母亲二十多岁,人正年轻,奶水充足,没孩子吃奶,两个奶子憋得很难受,只好让邻居家的孩子去吸两口,以缓解难受。

  当年夏天的一天,游击队长魏名扬与村干部王兴盛来到我家说:“八路军一二九师卫生部有一位护士,生下一个小男孩,因工作太忙,奶水也不足,想给孩子找个奶妈,我们觉得玉兰很合适(玉兰是我母亲的名字),所以专门来家同你们商量,看你们愿不愿意奶这个孩子。”母亲一听是给一位八路军战士的孩子当妈妈,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过了几天,魏名扬、王兴盛带着一男一女两名八路军战士来到我家。那个女八路军怀中抱着个孩子。她告诉我母亲,孩子名字叫张建华,六个月了,说着便把孩子给了母亲。母亲接过孩子,看到孩子长得又黄又瘦。当母亲把鼓胀的奶子塞到孩子的小嘴里时,这个可怜的孩子就大口吸吮着吃起奶来,不一会儿吃得小肚子圆鼓鼓的,很快,孩子便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

  孩子的父母看到母亲奶水充足,人又年轻,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感到非常高兴。一个劲地说:“感谢魏大队长给咱们孩子找一个好奶妈,把孩子交给你们养,我们一百个放心。”

  临走时,孩子的父亲告诉母亲:“我们夫妻俩都在一二九师卫生部工作,住在窑湾、左会、显王一带。我们有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建华是老二。大的叫建国,在东乡一个老乡家抚养。我们夫妻俩也不是一个地方人,我是安徽人,我爱人是河南济源人。你能给我们哺育孩子,我们俩一定会牢记你的恩情,将来孩子长大了,一定会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老实巴交的父亲和母亲听了这番话都很高兴。他俩说:“八路军在前方为咱们打日本鬼子,我们为八路军养小孩也是应该的。”

就这样,我母亲就给八路军的孩子小建华当了奶妈

  在母亲的精心哺育下,建华长得又高又胖,虎头虎脑,十分惹人喜爱。但男孩子天生淘气,成天跑东跑西,又蹦又跳。我家在枣烟村附近的峰背自然村,全村才五六户人家,出门便是沟,抬头便是山。母亲为了这个孩子,真是把心都操碎了。因怕出什么意外,孩子一出门,她就跟出来。

\

  当时正是战争年代,家里生活困难自不必说。可一旦有点好吃的,她总是先给建华吃。我只比建华大两岁,觉得母亲很偏心,于是就从建华手里抢着吃,母亲看见后就把我打了一顿,并教训我:“建华还小,你当哥哥,就应该一切都让着小弟弟才对。”建华刚学会吃饭,就不让大人喂,自己端着碗吃,但他总归还小,有时一出门就把碗摔在地上,饭洒了一地不说,把碗也打破了。穷人家,一个碗也是非常金贵的。当时不仅经济困难,而且碗也不好买。买碗得跑很远的蟠龙或西营去,既误工又花钱。所以,要是我把碗打了,母亲总是骂我,有时还狠狠打我屁股。但对建华,母亲不仅从来没有骂过,更舍不得去动他一个指头。也许是娇惯的原因,建华竟然一连打了好几个碗。母亲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为了让建华有个打不破的碗,母亲想了一个好办法,她凭着自己的一双巧手,用编草帽的小麦秆给建华专门编了一个轻便而又耐用的小碗,这样掉在地上也打不破,建华见了很高兴。

  转眼到了年底,一天,建华的父母在魏名扬和王兴盛的陪同下又来到我家。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得又白又胖时,都十分高兴。并一个劲儿夸奖母亲说:“你们一家真好,我们太感谢你们了。”接着孩子的父亲还说:“日本鬼子很快就要完蛋了,八路军很快就要胜利了。为了迎接抗战胜利,我们想给建华改一下名字,以后就叫他张胜利吧。”在场的人听了都很高兴,并且表示同意。从此,这个孩子的名字就由建华改为胜利。

小胜利走后,母亲魂不守舍,常在梦中哭醒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转眼之间,已经到了1947年冬天。这时,小胜利已经四岁了,说话是武乡口音。说来也怪,这个孩子淘气归淘气,却也很懂事,见了大人不是叫叔叔就是称伯伯,而且不叫称呼不说话,深受大人们喜爱。抗日战争胜利后,刘邓大军率部南下,胜利的父母亲随军南下时,再次来到我家。他们嘱托母亲说:“我们要走了,但孩子暂时还不能带,等我们有了落脚处再来接胜利。”母亲说:“你们放心走吧,你们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一定好好抚养他。”

  1948年秋天,魏名扬陪同一个八路军小战士来到我家,他对我母亲说:“小胜利的父母捎来话,要把孩子接走。这个小战士是专门来接他的,为了让他和孩子互相认识并产生一定感情,他还得在你家住六七天时间,望你们做好准备......”魏名扬还说:“玉兰,你能为八路军战士把孩子养育的这么好,党和人民不会忘记你,胜利长大了也一定忘不了你。”

  母亲听了对着胜利说:“听见了吗?孩子,你知道咱们这个村叫什么村?”胜利马上回答道:“知道,叫峰背。”“你知道你哥哥叫什么名字吗?”“知道,名叫金山。”胜利回答说。母亲接着说:“知道了就好,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回来看看你这个峰背村的奶妈和你的哥哥。”胜利朝着母亲点了点头。

  几天后,一切准备妥当,胜利跟着八路军小战士就要走了。母亲给他穿了一身她早已缝好的新衣服,还有一双羊毛袜子和崭新的布鞋。魏名扬也来送行。临分手时,母亲哭成了个泪人儿,胜利也哭,在场的人也都禁不住哭了。在一片哭声中,小战士带着胜利走了。谁知,刚上峰背坡,胜利突然不走了。他又哭又闹,不让小战士抱他。小战士无奈只好将他放下,胜利刚落地就朝着我母亲跑过来,双手搂着母亲,让母亲抱他,而且一边哭一边说:“我不愿意走,我要在峰背村,我要妈妈,我要同哥哥在一起......”魏名扬与八路军小战士也没有办法。最后还是魏名扬说:“小胜利,你让爸爸抱着你,咱们一起走行不行?”小胜利说:“行。”就这样,魏名扬只好让父亲抱着胜利同他们一道走,一直到了上司乡圪针庄村。

  原来,在圪针庄村已经集中了二十多个小胜利一样的八路军孩子。八路军保育院的负责人准备在这里对他们集中训练六七天时间,然后一起带走。小胜利抱着我父亲在他的脸上亲了又亲,依依不舍,最后,我父亲还是给他说了不少好话,才脱了身。

  以上所述,有的是我儿时的记忆,大多是母亲告诉我的。母亲活了80多岁。在她的有生之年,一直对小胜利念念不忘。尤其是小胜利刚走后,母亲像丢了魂似的,整天魂不守舍,有时在梦中哭醒,嘴里还念叨着小胜利的名字。母亲临终前,拉着我的手说:“如果打听到小胜利的下落,一定要我去替她看望他。”

  我想,今天小胜利如果健在的话,也成了老胜利了。如果我能知道他的音讯,不管他在哪里,我一定要去看望他的。

上一篇:记忆中的第一次躲反
下一篇:康克清在武乡圪老院——根据房东“老大家”李兰花、李焕仙生前讲述整理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