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清在武乡圪老院——根据房东“老大家”李兰花、李焕仙生前讲述整理
2017-03-30 16:39:55   来源:长治 武亚东    点击:

\
朱德和康克清在武乡

  鲜为人知的房东“老大家”李兰花是我的姥姥,“老大家”是康克清同志对我姥姥的尊称。我的姥姥,清末明初,出生在武乡县韩北乡下合村普通庄户人家,后嫁在附近一个叫枣林的村庄,于1985年腊月在家乡去世,享年73岁。姨妈李焕仙生在武乡县枣林村嫁到本村,于2004年去世。

  抗战时期,1939年10月11日至1940年10月5日,八路军总部后勤直属部驻扎在离武乡王家峪八路军总部不足三华里的枣林村,八路军总部直属政治处主任康克清同志住在枣林村圪老院。在驻扎期间,康克清同志开展了大量秘密对敌斗争工作,于1940年4月下旬,提前随朱德撤离武乡赴洛阳与国民党第一战区长官卫立煌会商抗战合作事宜。

  据我姥姥生前回忆,隔一段时间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高大男人骑着“大洋马”就来到康克清同志的驻地—­­枣林村圪老院。解放后人们才知,那个男人就是赫赫有名,威震四方的朱德同志,长期生活在身边的妇女干部就是康克清同志。当时,武乡枣岭村有一百多户人家,四百多口人,这里的老百姓特别纯朴善良,我姥姥家就是其中一户。

  姥姥家住在枣林村东庄(紧邻圪老院),枣林村合心得设有伙房食堂,隔墙拴有战马,圪老院在东庄和合心得中间。由于附近都是李姓一大家,我姥姥是枣林村东庄李姓人家大儿子的媳妇,因此康克清同志总是称呼我姥姥为“老大家”。小时候,也就是九十年代初,每年到大舅家拜年就在圪老院那排祖传窑洞里,那里的窑洞都还住有人家,只是两边的东庄、合心得早已年久失修,荒草丛生,已无昔日的生气和活力。这一带处在村庄的最高处,从村口到这里,先要经过大约一华里左右的河沟,才能进到村掌,然后再爬一个十分陡峭的山坡才能到达圪老院。这里地形整体高眺,地势可腑瞰全村,顶部地理宽阔,背后沟壑纵横,遇到紧急情况进可攻,退可守,可谓进退自如;这里枣林丛生,遍布整个沟坡,便于隐蔽,现在多数树木早已枯死,只剩下干巴巴的几根树叉还在迎风中不停摆动,但就是这块平凡的土地上却有一股说不出的神秘感,皆因曾住过一位不平凡的人物,她就是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同志的夫人康克清。

  康克清同志在武乡枣林圪老院对敌斗争期间,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在工作学习上。据我姥姥的大闺女、我的姨妈李焕仙生前回忆,康克清同志十分平易近人,和我姥姥一家相处的十分融洽。康克清同志经常拿大米饭和我姥姥的手工拉面换着吃,屋里屋外的卫生工作也经常和警卫员一起打扫,我姥姥也经常过来帮忙收拾,她发现后总是不让帮助。姨妈那时大概只有八九岁的样子,经常在康克清同志所在的房间里玩耍,一会儿上火炕,一会儿下地上,我姨妈整天像一条小尾巴一直跟在康克清身后,康克清同志工作时我姨妈就安静地站在康克清同志双腿中间认真地看写字;康克清同志休息时拉着姨妈的小手在院里院外进进出出,康克清同志十分喜欢我姨妈并和我姥姥说,“老大家”,就让焕仙当我干闺女吧!并动员我姥姥参军,姥姥是裹了足的小脚女人,姥姥想到当兵打仗需要好腿脚,怕拖累部队就没有答应。

  突然有一天,我姨妈发现康克清同志把许多好端端的手稿集中在一起进行了焚烧,并把经常用的两个墨斗,一个铜的,一个磁的,送给我姨妈,铜墨斗至今仍保留着。第二天凌晨,我姥姥一家还在睡梦中,就听到窗户外吹起了结集号,由小到大。一会儿,从窗户外传来了康克清同志的声音,原来是康克清同志掀起窗户猫道布帘轻声喊叫“老大家”。“老大家“我们要走了,旧中国就要结束了,妇女将从锅台、灶台、辗台上解放出来了,你一定要带好孩子好好过日子,我们走了。我姥姥一听,急忙穿衣起身,康克清同志摆摆手,不让惊动大家。紧跟着听到的是窗户外密集的脚步声,由大到小逐惭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我姥姥的眼眶湿润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康克清同志已近人生暮年,重情重义的康克清同志仍挂念着老区人民,尤其牵挂着老区的“老大家”!在1982年6月,康克清同志曾委托回访太行的左权将军夫人刘志兰同志来武乡寻找“老大家”,由于当时交通、信息不便,再加上那时我姥姥已改嫁到附近一个叫胡家垴的小村子,我姥姥毫不知情。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只求平安,只重情义,只到1985年离世前都一直想念着她心中的康大姐­­康克清同志。后来我姨妈一直想去北京看望康克清同志,由于她不识字,曾多次托我父亲写信未果。再后来姨妈也想亲自到北京,都终未成行。

上一篇:太行“母子情”--我母亲给八路军孩子当奶妈的故事
下一篇:党的惠民扶贫政策改变了我们村

地址:山西省武乡县迎宾街85号 邮编:046300 电话:0355-6388102 传真:0355-6388102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非经营性网站晋ICP备16010206号-1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武乡县委员会版权所有 山西云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技术支持